ad close
晨雨新生戏:当“群鬼”遇上“李白”
作者: 池佑娇 何星华 曾   日期: 2018-12-23 14:05    点击数:

        华大桂声讯 12月22日晚6:30,晨雨剧社新生戏在十号楼报告厅上演。天空下着小雨,尽管如此,距开演还有十分钟时,场内已座无虚席。观众们屏息凝神,静候话剧开演。
 
        昏黄的灯光亮起,在主人公们的内心呐喊中,第一场《群鬼》开演了。那是发生在19世纪中叶的一场悲剧,追求自由和独立的阿尔文太太听从了曼德牧师道貌岸然的说教,心甘情愿地恪守本分。可终在得知被给予厚望的儿子欧士华染上了花柳病、并爱上了异母妹妹吕嘉纳,重蹈他父亲的旧辙后,崩溃绝望。


 
 
        紧凑的剧情,激烈的对峙,以及不断加快的鼓点把气氛推向高潮,牵动着观众的心。“群鬼在四周舞蹈,我们没有路了。”“不,四周都有路,不过都一样……我们会走的……走了”,在五个人物的对白中,本剧结束。群鬼,是挥之不去的亡者,是困于苦海中的生者,是不可外扬的家丑。
 
        谈到改编易卜生的《群鬼》的初衷,副导演吕梦薇讲到,“一方面是致敬经典,是在象征主义色彩浓厚的道路上应当学习和感悟的东西;另一方面是挑战一下自我,希望能向大家展现出晨雨新生代的实力。”
  
        晨雨新生们的实力不仅展示在绝妙的舞台演技上,更体现在后台的无声付出中。剧中的鼓声是幕后用不同的速度、力度击打出的;其中一段歌舞的配乐也是工作人员现场用吉他演奏出的。或许,舞台上没有属于他们的灯光,但落幕后经久不息的掌声是他们的荣光。

 
 
        中场休息20分钟后,第二场话剧《我不是李白》也随即登台。为了给哥哥赢得摆平经济纠纷的时间,身为公司法人的弟弟李响甘愿到精神病院装疯三天,称自己是诗仙“李白”。可是三天之后,随着哥哥寄来的告别信,没办法离开精神病院的李响只能留了下来。在这里,有想要晋升科长挽回妻子的“领导”;有努力想要出演女主角却被多个假导演欺骗的“白兰度”;也有无助的求职者“某某”,从无数次被别人欺骗到一无所有。“要想生存下去,就要学会骗。骗,是一种生存本能。”原本善良单纯的“某某”成为传销老总,他相信“有生命就有欲望”,所以不愿相信年轻人,但最后却又被假装成老人的竞争对手骗走50万;还有那含辛茹苦独自抚养儿子长大最后却被赶出家门的扫地阿姨。自“李白”精神崩溃在病院后,善良的护士就开始帮助他走出困境。最后,她终于帮他解开了心结。一年后,他们在拆迁后精神病院的废墟上,再次相遇了。
 
        “人这一辈子,谁能不犯错误、不欺骗人?”在这个问题的深刻拷问下,《我不是李白》展示了当代社会的物欲横流和现实生活中的尔虞我诈。表演结束后,来自体院18级的章骏康表示,冒雨来看这部戏不仅是为了支持同学,也是为了扩展知识面、提升自我能力。他也很感谢晨雨剧社尽心准备的表演,为同学们的课余生活提供了很多艺术享受。

 
 
        当“群鬼”遇上“李白”,社会百态被淋漓尽致地折射,不禁让人思索:人生无常,是否难逃世态炎凉?剧中给出了最好的答案:“只有打破自己身上的枷锁,我们才能逃离这群鬼。”也只有像“李白”一样勇于诉说,才能解开心结,寻得一树花开。(见习记者池佑娇 何星华 曾慧 见习摄影 石洪潇)



[责任编辑:周晏姝]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