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后浪》过去,听听“后浪”的声音
作者: 张韵洁   日期: 2020-05-28 22:30    点击数:

       《后浪》火了,连带着它的主讲人何冰的微博评论也跟着热闹了起来。但是,伴随热度而来的还有高比例的差评。倘若把这一视频当作纯粹的商业广告来看待,它的震撼效果是足够给力的。但很显然它不是,b站官方明确说明这一视频是b站联合多个平台发布的献给青年一代的演讲。既然是作为五四青年节礼物送给青年人的,那么如果没有对上青年人的口味,他们可不轻易买账。
 
       
       细心留意就会发现,朋友圈中最积极转发《后浪》这条视频的大多是“后浪们”的父母、领导等中年群体,而活跃在评论区对这条视频提出异议的大多数正是这些“后浪们”。
                         
       “后浪们”在争议些什么呢?我们先从视频的背景开始梳理,这条视频背景反映的内容大多是年轻人在蹦极、滑雪、环游世界的场景,很容易让人误以为这就是当下中国青年生活的缩影。其实不然,能享受这些娱乐活动的青年人大多都得生活在中产以上的家庭中,相比于那些为了改变人生而孜孜不倦地求学或是工作的大批青年人,他们只是凤毛麟角。过度理想化的视频漠视了正在努力的“大多数”,最终只会让“后浪们”更加反感这碗鸡汤。

 
 
       再者,“前浪”是从“后浪”成长过来的,“后浪”也会有成为“前浪”的那一天。后浪的“后”字本具有相对性,最有可能用这个字眼来称呼当代青年人的就是父母一辈的中年群体了。“我看着你们,满怀羡慕。”一句话的画面感就足以让人眼前浮现出到父母、长辈看着自己时笑眯眯的洋溢着羡慕的眼光。一“前”一“后”在青年人和长辈中间画上一道刺眼的分割线,要越过这代沟似乎更加不容易了。类似这样的长辈和晚辈的代际对话要是放在平时,估计很多青年人虽然心理上不认同,但是还是会用“礼貌的微笑”来敷衍过去。但《后浪》不同,它诞生在讲求多元差异、崇尚自由平等的互联网平台上,在这里没有所谓的“长辈”和“晚辈”,每个人都可以代表一种声音,也没有人会去关注你的身份、你的地位。因此,这对当今的青年人来说,是一个宝贵的发声机会,他们可以正大光明地展露时代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烙印——会妥协,但也有自己的坚持和倔强。

       这里,我们应该能够对这些反对《后浪》的群体进行一个大致的定位,他们或是那些仍在迷茫且吃力地“将自己的热爱变成自己的生活”的青年人,或是那些看不到社会的机会也没有体会过到视频中所说的“选择的权利”的青年人,又或者是那些从来就反感长辈用高高在上的姿态来教育晚辈的青年人⋯⋯
 
       
       当代年轻人也曾被贴上“享乐主义”的标签,但当通篇展示“消费主义”的《后浪》出现时,他们第一个站出来说了“不”。的确,视频的重心偏向了“时代赠予了青年人什么”和“青年人如何享受时代的馈赠”,而对于青年人的使命和重担却用“我们这一代人的想象力不足以想象你们的未来”这样看似煽情实则空洞无力的话一笔带过。诚然,满满正能量的口号和热腾腾的鸡汤会同时在生理上和心理上给人以振奋的力量。但将近四分钟的“鸡汤式”灌输容易让当今有思想有主见的年轻人感到疲劳甚至厌烦。毕竟,虽说这代青年人不必再为温饱问题发愁,但面对竞争愈发激烈的高考、不断增大的住房压力还有日趋固化的阶层流动和就业问题等挑战,青年人也有他们的无奈和困境。而鸡汤虽能暂时营造出一个 “世外桃源”,却无法给予青年人对于解决现实困境行之有效的办法。于是,父母辈“鸡汤式”的灌输不再奏效了,取而代之的是青年人迫切想看到的真实的“榜样力量”和解决现实问题的切实途径。
 
        “前浪”和“后浪”的隔空喊话似乎成了每个时代的一个重要焦点,而能得到“前浪们”的理解,作为“后浪”的青年人们也会感到非常幸运。“孩子,我要求你用功读书,是因为我希望你将来会拥有选择的权利”龙应台这句给儿子安德烈的话在多种场合被引用,成为了认可度较高的经典语录。“后浪们”并非完全屏蔽长辈们的谆谆教诲,他们只是希望长辈们这些苦口婆心的“经验之谈”能够建立对话双方互相理解、互相尊重的基础上。但是事实经常是,好心想要让子女少走弯路的父母辈们由于过于急切地输出,而在倾听子女的心声时显得心不在焉。
 
       喧嚣之后,《后浪》会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但代际间的对话仍在继续。笔者以为,《后浪》带给我们的不应该只有年轻人的愤怒和长辈们的热泪盈眶,若能让长辈透过纷繁的嘈杂,真切地听到“年轻一代”的声音,对弥合两代人的“代沟”有所助益,那也算是功德圆满了。(评论员 张韵洁)



[责任编辑:见习编辑]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