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你 你 你 你要跳广场舞吗
作者: 陈思雨   日期: 2020-11-10 11:47    点击数:

       华大桂声讯 晚上七点左右,佑铭田径场面向主席台的左手边部分,跑道与足球场的中间地带,又出现了她们熟悉的身影。肖阿姨带领的广场舞团来到每天的固定位置,跟随着音响里动感激情的音乐,开启了广场舞时间。她们时而跳着《酒醉的蝴蝶》,时而跳着《卡路里》。天色渐暗,这支广场舞队伍却越显庞大,有男有女,是她们的同伴姗姗来迟?不是!而是华师学子们热情地加入。
 
 
       据肖阿姨的回忆,她们在这里已经跳了好几年舞了,起初只是她们自己在跳,后来学生就慢慢多了起来。当记者问道:“您觉得这些大学生们是为什么加入了你们呢?”肖阿姨笑笑说:“可能是觉得好玩吧,想锻炼一下子。”她补充说:“有这么多学生加入我们,我还挺高兴的。”
 
       舞蹈结束,记者走向旁边的阿姨们,进一步了解情况。她们介绍道,学生们都是自愿加入的,“蛮好,蛮好!”“广场舞就是要人多才热闹嘛!”“而且学生们都蛮聪明的,一看就会。”
 
       在操场昏黄的灯光下,阿姨和学生们一起组成一支灵活的舞蹈队伍,仿佛时间和空间都在这里糅合错乱,让人竟分不清过去和现在,家和学校。年轻人们褪去初来乍到时的羞涩,在这里努力跟上阿姨们的舞步。那些不知名的舞曲,那些毫无理由的快乐,也让记者觉得“蛮好,蛮好”。
 
酷不该被定义
       曾几何时,年轻人们还在嘲笑着保温杯里泡枸杞、穿秋裤、热水泡脚等一系列养生行为,而现在他们却任由身体带动着胳膊,去挖掘那广场舞里的快乐。我不禁思索,到底我们追求的酷是什么?
 
       是会跳街舞吗?Locking、Popping、Breaking统统来一套;是会唱Rap吗?老子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哟哟切克闹;是会滑滑板吗?倒滑反脚然后华丽跌倒。这些似乎都是老一辈们难以理解的东西,我们曾经把这些叫做“酷”。人都有逆反心理,常常认为与众不同就是酷,旁人理解不了就是酷。但是,从华师的学生们自愿加入广场舞队伍中看来,这种观念似乎不再那么绝对化。
 
 
       加入广场舞之一的外国语学院的王岚冰如此说道:“以前觉得广场舞是老年人跳的,现在觉得其实谁都可以跳,包括年轻人,可以锻炼身体。年轻人已经开始接受多元化的生活方式,酷不该被定义,我平时就喜欢喝茶养生,这是一种新的潮流,符合现在年轻人的心态。”
 
       分离、割裂、不顾实际地去突破极限不是酷,接受、融合、强身健体延年益寿不是不酷,酷不应该被定义,一个人只要勇敢去做他觉得快乐的事情,那就叫酷,而且酷毙了!
 
广场舞是一种文化符号
       广场舞蹈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据艺术史学家考证,人类最早产生的艺术是舞蹈,而且广场舞又是舞之母。广场舞蹈源于社会生活,产生在人民群众之中,群众是广场舞的创作者和表演者。
 
       中国目前人口老龄化的发展十分迅速,是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截至2019年底,65周岁及以上人口已达1.76亿人。而2005年的第五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的数据显示,中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1.03平方米。数量庞大的老年人群体需要休闲健身,然而投入休闲健身的场地少之又少。他们从我国特定的历史年代走来,经历了经济和精神文化贫瘠的时代,没有太深层次的精神文化追求,也没有太多适合他们的、易于接受的娱乐活动。于是,他们就自发性的在广场上活动健身,久而久之就演变成了今天的广场舞。
 
       在贾樟柯的电影《山河故人》中,即将前往美国读书的张到乐选择在麦当劳与朋友离别,他说:“因为麦当劳美国也有,我希望每次去吃麦当劳的时候都能想到你们。”麦当劳在这里是一个连接两地的符号,承载着张到乐对故乡与朋友的不舍。广场舞作为一个文化符号,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对大学生的我们来说,许多人都是从五湖四湖而来。武汉对许多人来说都是陌生的,而广场舞却是我们彼此都熟悉的。它跨越了空间,恰恰能够寄托我们对家的思念。
 
       外国语学院陈芷芸对此表示认同:“广场舞是一种熟悉的场景,在家和学校都有,我置身其中,就好像没有离开过家一样。”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杨雨昊说:“这可以看作是大学生的自我积极调整。可能是因为广场舞这个十分具有家味儿的东西可以排解独在异乡为异客的苦闷,而广场舞在这里作为一个媒介连接家和学校,让校园更具有人情味。”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热度只增不减的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2》中,大波浪乐队在改编赛时选择了广场舞神曲——《爱情买卖》,并加入了电子合成器元素,两位主唱神经质式行为艺术般的表演也赋予了这首十年前的歌曲新的灵魂。主唱之一李剑说道,希望我们这一代人老了之后跳的是大波浪版本的《爱情买卖》。
 
 
       是呀,广场舞能否得以延续,不还是取决于咱们这帮年轻人吗?
 
       曾几何时,80后所称“垮掉的一代”的90后已经在疫情中独当一面;揆诸当下,90后一度所认为是“非主流”的00后也已经以“后浪”的身份引领时代潮流。代际不断更迭,代际区别却不断消解。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青春,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
 
       如果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我希望变成的是那个拥抱生活、敢于尝试、永远年轻的你。(评论员 陈思雨 图片源于摄影组王熹悦和网络)



[责任编辑:朱曦]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