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听过许多感悟,却依然过不好这个大学
作者: 杨佳南   日期: 2014-10-16 11:06    点击数:

  华大桂声讯 暑假过半,赫然从新闻网页上看到“华师男女比例2:8”的标题。空间里,13级的学弟开始躁动兴奋,13级的学妹哭着说自己老了。而我也该自动“下架”,一只脚迈入大三的门槛。


  我的大学,也是从看华师贴吧,刷各种大学经验感悟开始的。令人眼花缭乱的社团、校园文化艺术节的各种活动、琳琅满目的周边美食……怎么说,就像“哔”地一下,自己就站在了另一个花花世界面前。大学过半,当初豪情壮志说要把自己的生活过成个怎样的惊心动魄,但却是渐渐归于平静。遗憾。
  
  可我也慢慢明白,大学是要在经历中体认的,那些所谓遗憾,亦是大学的一部分。

  真正的大学,绝不是拿有抄满学姐学长大学感悟的小本本就能过得不留遗憾、精彩纷呈的。需要你自己与各种生活上的不适、学生工作上的辛苦忙碌、专业课上的放弃与坚持等等问题之间相互磨合,在经历各种尝试之后,才能渐渐形成自己的生活,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就是“虐我千百遍”却仍然甘之如饴的事情。

  这就是我最想与学弟学妹们分享的:前辈们的经验固然很重要,但生活是自己的,必须自己认真选择。
 
  悠闲VS忙碌 任君挑选
  进校前,我了解到“博雅计划”这个神秘的组织,幻想有一天真能成其一员从而认识诸多大神该是件多么有趣的事情。不过,军训期间目睹了太多小伙伴的风采,那些发着光芒的才艺展示将什么都不会的我震慑得体无完肤。加上学生会招新面试的失败,看着大家都慢慢有滋有味地生活,再看看自己半天迈不开步子向前走,种种让我的挫败感一度爆棚,并且,这种自我怀疑感就像怎么也过不到头的冬天,笼罩了我整个大一上学期。可阴霾也不全是坏事,上学期因为无事可干只得好好听讲,最后获得好成绩,让我意识到自己能向最初听到的“博雅计划”冲一把。找到了当下的奋斗目标,加上武汉渐渐回暖的天气,整个人也就过得昂扬了起来。你也许即将面临我当时的沮丧,没关系,适应适应也就适应啦。

  之后的日子过得比较单调,除了日常生活的小娱乐,泡图书馆也就成了生活的主旋律。这也许与我的性格有关,能忍受令人不厌烦的事,觉得有意义就不会觉得苦。这就是我的清苦生活。

  后来我有幸入选“博雅计划”结识了其中各路大神,他们中有诸如供职于各级学生会的,活跃在各大校媒和广播台之间的,各种在国家级比赛拿了好名次的,体育竞赛不在话下的,抽个空到处疯玩的……做足了特长发展好少年的同时,还凭着超高学分绩拿着奖学金的。他们的生活如此的丰富多彩。

  还有人搞兼职、创业、旅游等等等等,这都能让人感到快乐。看你要什么。有的人享受一个人默默生长专心于一件事的悠闲和满足,有的人痴迷于忙碌,醉心于快节奏高强度地辗转于不同战场获得“人生由我掌控”的充实快感中。
不分对错,都能很精彩,大胆去尝试,认真去过就好。
 
  桂子山的教授有话说:
  来到桂子山,你会见到我们华师最可敬的教授们,他们传道解惑,更教授人生。他们是你在大学中求知的领路人;如果你也选择成为一名人民教师的话,他们就是你最好的榜样。在下面,我想分享一些华中师大教授的语录,囿于个人视界,难以枚举华大名教授,更不能尽陈华大教授的风采,只愿借此简述让同学们管窥一二,望同学借此能更加深刻领会“求实创新,立德树人”的校训内涵。
 
  首推教授当是华中师大老校长章开沅教授,他选择‘自我革命’,提倡学术头衔回归——从2011年开始,章老先生连续三年四次主动请辞 “资深教授”的桂冠和所有待遇,放弃每年10万元的津贴,是为中国社科界辞去“院士待遇”第一人。他曾风趣地自嘲说:“人文社科领域的资深教授,后边带着括弧,标注‘等同院士待遇’”。作为一位兢兢业业的教师,章老先生对自己有一个形象的比喻:“一生好像一只忙忙碌碌的老鸡,成天到处啄啄扒扒,如发现什么谷粒、昆虫之类,便招呼小鸡前来会餐。” 作为历史学家,章老先生更不乏时代敏感:“面对当代人类文明的严重缺陷和当今社会的腐败等丑恶现象,历史学家不应该保持沉默,更不应该无所作为。”
 
  邢福义,华中师大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校学术委员会主任,首批“荆楚社科名家”之一。已步入耄耋之年的邢教授并没有停止攀爬学术高峰的脚步。2011年,他亲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全球华语语法研究”立项首席专家。他常说:“抬头是山,路在脚下。”身为一名学者,他最大的希望就是不断超越自我。曾经有人问邢福义现在最大的希望是什么。邢老回答, “如果有一天,我没有力气了,坐在20米得高度上,听到上头大声地喊:先生,我们已经爬到了40米的高度!先生,我们已经爬到了60米的高度!那么,我会摸着白胡子高兴地说:呵呵,他们上去了。”。
 
  来自文学院的我,自然与文院教授接触最多,感触最深。
 
  戴建业老师是我校古代文学教研室教授、陶渊明研究中心的客座研究员。他挥笔写就了34万余字的《澄明之境——陶渊明新论》,书中纵论陶渊明对死的超越与对生的安顿。他道:“大学是你们人生中最应该静下心来好好看几本书的四年,天文地理心理艺术无所不看。有的男生呐,多看看书,以后写情书的时候会感谢这四年肚子里存的一些墨水。”
 
  古代小说造诣深厚、担任中国人文社会科学学报学会常务理事的王齐洲教授一开课就直截了当地说:“推荐书目不是用来收藏,而是要挤时间看的,”就算是我们从小就熟知的《西游记》教授也能讲出人与兽的灵性来,“动画片和电视剧只是帮助你们提起兴趣,关键要多读原著。”
 
  教授《写作概论》多年、对师范生素质培养有丰富经验的张筱南老师在课堂上风趣地说:“教你们一个方法,那就是点书头。拿一个小木棍在图书馆里一本一本地点过去,以免最上面和最下面的书被轻易放过。你就一个书名接一个书名地看,总能找到你感兴趣的嘛。就算没有,在这过程中你能知道那些听起来很厉害的书长什么样子。比如在火车上跟别人吹牛,你就能比划着跟别人说‘哦哦哦,马恩全集,就是一本这么厚,摆满了好几排,还是红色硬质封皮的嘛’,当然阅读绝不是为了臭显摆,一定要专心致志看几本好书。”
 
  在文学院有“魏男神”美称的文艺学副教授——魏天无老师上课总很严肃,但“男神”的话总会在生活的某个间隙被反复咀嚼:“总有学生问我怎样才能有思想。那就去阅读吧,加上思考。每个人的精力有限,能过的生活也就那么一两种。看书尤其是看经典,能让你大开眼界,看看另一种生活能过得多么有声有色或者黯淡无光。”
 
  加油,祝福你们。(作者杨佳南)
  
  编者按:
  臧克家说:“人生永远追逐着幻光,但谁把幻光看作幻光,谁便沉入了无边的苦海。”
 
  大学里,没有绝对有价值的东西——你的人生价值观决定你对事物价值的看法,而你对事物的看法决定了你在大学采取的行动和措施。对于大学而言,你以之为苦,那便成了苦;你以之为乐,也就成了乐。那些优秀者,不过是以苦为乐,苦读十年,终有所成。
 
  而小编觉得,当一个人经常陷入迷惘时,不妨坐下来读些书,总会恍然有所悟;当一个人经常感到空虚时,不如坐下来读些书,总不会辜负青春时光。
 
  本文作者简介:

  杨佳南,我校文院本科生,入选我校拔尖人才培养计划博雅计划,文院《破茧》主编。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