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真人秀”不等于“秀真人”
作者: 徐一唯   日期: 2014-11-28 20:46    点击数:

当我们看完一部琼瑶剧,日思夜想为其哭为其乐时,某个朋友或闺蜜会一本正经地告诫我们说:“都是假的,现实中压根不存在这样的痴男怨女,你值得这样白白付出感情吗?”。的确,如今的观众识别度更高,习惯从真实与否的角度评判它而不去被它的情感、剧情的步步惊情所迷惑。这是观众理性进化的表现,但同时又会陷入另外一个误区:观众把可预料的剧情当作虚假,把处处有惊喜又意外的真人秀当真实,于是,真人秀节目掐中了观众对不确定性、冲突性的需求,用对明星全方位的窥探来满足观众对真实性的需求。“真人秀”,细细琢磨这三个字,其中到底是秀的成分多还是真的成分多呢?

  前一阵子,《爸爸去哪儿》不仅是掀起了一场电视界的大动荡,更是前所未有的几乎与全国观众互动起来,几乎没有人不知道《爸爸去哪儿》,大街上随便一个小朋友都能哼起那首“爸爸,爸爸,我们去哪里呀”的主题曲。这档节目让明星父子们结伴旅游,同时体验生活,锻炼自己,节目组完全放开手脚几乎不提供任何帮助。在第一期最后,王岳伦总结这一期节目下来的感受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真的无法想象以后她嫁出去后我会怎么样,我还能不能再多给她一点爱,她该怎么办?”仅仅在幼龄阶段,王爸爸就已经在思考女儿嫁人后的事了,唯恐对她爱的太少。这样的节目像一种没有剧本的电视剧,给我们真实的感动和体会,也让观众从中学到了与孩子相处的方法。

  感情戏是爸爸去哪儿第一季的吸睛点,留下的是感动与真实。而第二季,或许是节目组压力大想超出第一季的辉煌,加大游戏难度,让嘉宾陷入困境自己解决,然后让观众看他们的窘相,以此暴露出这些孩子的问题。这样他们的节目就可以不仅仅停留在以明星子女作为中心的单纯娱乐大众,而可以深入教育,亲情等等深刻的问题从而得到媒体的青睐。但这无疑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譬如让日夜说着要住豪宅的Kimi住木板房。可能他这辈子连农村都不会去更何况是漏风漏雨的木板房,他根本不会接触到这些东西,那么强行要他去适应这些东西意义何在?貌似明星摘下光环去体验生活是下了神坛,是真实,但去体验真实的生活恰恰也就说明了本体的不真实性。节目中,明星拿着100或更少的钱为生活精打细算,平时可能对浪费一瓶几千块的红酒都毫不在意。那么这种虚假的真实又让这节目有何现实意义?



 
  去除了此类节目所能带来深一层次的思考,娱乐性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点。很多人喜欢爸爸去哪儿就是爱上了王诗龄的娇憨可爱,天天的懂事贴心,Kimi的天真激萌,作为视觉的养眼需求。再次,就是总有意外发生的游戏情节,导演在设定游戏规则时,往往会考虑到这样的设定噱点在哪,但这些噱点能否发生还要看明星们在节目中的造化,但往往就是每次,陈赫与李晨会狭路相逢,欧弟两次抽中法国国旗,这样的巧合,发生的几率是非常小的但几乎每期节目都会发生。我并非说这种意外是幕后有人操纵的结果。每次拍摄中,有惊喜但同时也有寡淡,只不过导演们截下了精彩的部分,再用超高的剪辑技术天衣无缝的结合起来。演员们也终究是演员,在电视剧里她们秀的是剧本里的人,在节目中,她们秀的是自己想要展现给观众的那个人,于是再加上明星的故意接茬,字幕在恰当时刻的及时调侃,戏剧性就出现了。这样在控制范围内的不确定性,人为的巧合是高超的秀而不是真。

  再者,就是随着真人秀节目的爆发式增长,明星们也是越来越拼。喜从天降里,刘芸王茜到海拔三千多米云贵高原的贫困家庭体验生活,节目的设定是给拾得牛粪多的嘉宾发放奖品,为了给让自己所在的家庭得到奖品,明星们可谓不顾脸面拼尽全力。王茜在拾牛粪过程中,由于空气稀薄缺氧,负重奔跑导致体力不支摊在地上动弹不得。但在最后倒计时时,王茜又拼尽全力跑起来拾牛粪只是为了得到奖品,让自己的慈善事业有始有终。做完回家的路途中,王茜就忍受不住地呕吐起来。这样可谓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做慈善。但又出现问题了,平常我们在学校中想得到帮助往往都是无人问津,没有人会没事找事的去关切一个与自己毫无关联的人的生活,并非是说这个社会缺乏悲悯情怀,人人都愿意去吐槽而不是去同情,去理解他们。有时这是人之常情。明星生活节奏很快,没有过多的时间去考虑回报社会,那么将做慈善和做节目结合起来似乎是一件既能创造收视率又能提高形象的事。并非说明星都是假心假意地做节目,但一个平时或许无暇去顾及此类事情的明星,在节目中却能爆发出如此强的社会责任感。不能说她们此时是在用真情演戏,而是她们也许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被幕后导演渲染的情感所感染,她们不是在演戏,但导演的动机却是虚假做作的。

  槽点也是真人秀的重要一部分。跑男里,angelababy素颜示人,再次验证了“出门化妆是对别人的尊重”这句话的正确性,的确,长的美的人素颜无可非议,但为了给别人以美的审美需求,长相都让自己感到惭愧的人在决定素颜出门之前都要给自己打个问号。一个镜头,一句台词,一个小动作都能在论坛贴吧上掀起一阵腥风血浪。敏锐的摄影师在现实的基础上捕捉那些让人意味深长的片段,也是作为一个媒体人对社会敏锐的感知度与反应能力的体现。



 
  总之,真人秀就像没有固定剧本的话剧,故事情节不随剧本走但却在隐形的手的控制之中。脱离了僵死的剧本发展套路,反而以一种更灵活多变的方式于无意中给人惊喜,进而更活泼,更能吸引眼球。

  如今的真人秀脱离不了明星娱乐大众成分,但主题也应从明星逐渐转移到平民,更能够与真实的社会生活发生交集。例如在《最强大脑》中,有一个来自山西五台山穷山沟的周玮,因六个月大时生了一场怪病被诊断为“中度智障”,从此戴着这个名号受人歧视,被学校拒收,渐渐失去语言能力。但私下自己把玩计算机对数学十分有天赋,能用计算器算出十六位数的十四次开方。他被评为中国雨人,傻瓜天才。在语言、知识积累等方面由于从小的缺失,他固然无法驾驭,导致他现在去做智商测试依旧只有50分。但在数学领域,他或许可以像华罗庚一样,一辈子研究一加一为什么等于二这样的世界性数学难题,充分发挥出他的才智。但结果是,他背负着智障的歧视没有受到应有的教育,白白浪费了他不同于常人的数学思维。直到《最强大脑》栏目组找到他对他进行调查,误解才被解开,人们才像打开了另一个维度一样张望着这个被遗忘的“天才”。

  如今的真人秀节目应更多承担这种社会责任,无论是作秀还是真实,降低一些娱乐性,多一些对现实社会的折射,对人性的关照,对当今生存状态的反思,或许是如今真人秀节目需要加强的,也是媒体人所要关注的。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