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别让点名限制大学学术的自由
作者: 谢一晴   日期: 2014-12-24 15:12    点击数:

  湖南财经政法经济学院有老师把学生的免冠高清照片用投影仪放出来本人站起来的方式答到;华中师范大学武汉传媒学院新闻摄影课孟祥斌老师拍照“刷脸”点名;南京大学一老师要求学生通过在微信平台上限时回答问题签到……细数最近出现在公众视线中的高校奇葩点名方式,有网友直呼:“人类已经无法阻止老师点名了。”
 
  而我们学校也不乏一些点名狠招。上半年新闻传播学院公共关系学课上老师让所有同学在名册表和黑板上写上姓名学号,不允许代写,发现笔迹一样的两个人则都不算数,并拍下了黑板上的学生名单;而下半年开设的一门素质课上也要求学生在微信平台发送消息来签到。
 
  点名,是谁的诉求
  不得不承认,点名是一个有效保障学生出勤率的方法。但通过点名维持一种“全员伪学习”的状态不免有些简单粗暴。
 
  如果上课只是追求学生数量,那么严厉、高频的点名效果绝对显著。不过我校曾举行的青年教师沙龙,期间有老师反映学生听课积极性不高,呼吁在课堂上关闭无线网络。在一个关于“毛概课堂手机使用情况”的调查问卷中显示,高频率使用手机的学生所占比例高达66.98%。由此可见,到勤的学生中真正在学习听课的人却并不多。



(数据来源:尚月丰、刘畅、苏昕悦所做的关于毛概课堂手机使用情况调查)
 
  一些学生对点名深恶痛绝,执行点名的老师未必就对它趋之若鹜。曾有某老师在课堂上明确表示自己并不喜欢点名,认为通过点名来“拉拢”学生是老师没有能力的体现。但是学院对于每个课堂上每学期至少要点几次名有明确的规定,到勤情况也对学生平时成绩有着相当的影响。对于这种要求,该老师也只能颇有些气愤地照做。
 
  不难看出,这就是上级的力量。学校下达命令到学院,学院针对上方的命令制作相关文件,而最后的执行者是任课老师。在这条链上老师处于一个及其被动和弱势的地位。要对着一些不喜欢听课的学生滔滔不绝,要根据上级的要求改动自己教学习惯和计划,要为了考评和职位拼命发论文,而这些被美名其曰:“恪尽职守”。
 
  点名变味:面包与自由的选择
  在上述情况下,大学教师对自己的课堂没有绝对的掌控权,自由度大大降低,“追求学术自由”的目的也无法单纯。要面包还是要自由?空喊“自由”的人很多,但是真正的情况却是多数人都会选择“面包”,毕竟“饥饿的自由”并不好受。而被要求的点名就是限制学术自由的一个元凶。
 
  大学本应就是研究高深学问、追求学术自由的地方。蔡元培先生曾在《就任北京大学校长之演说》中对大学和大学教师做了定义: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师者也,授吾以经验及读书之方法,而养成其自由抉择之能力者也。他认为来大学就读的学生“须抱定宗旨,为求学而来”。
 
  试看20世纪的“学术自由”。蒙文通先生曾担任四川大学历史系教授。他的考试方式十分特别。考场不在教室,而在川大旁边望江楼公园竹丛中的茶铺里,学生按指定分组去品茗应试,由蒙先生掏钱招待吃茶。考试内容不是一张卷子,而是由学生出题问先生,往往考生的问题一出口,蒙先生就能知道学生的学识程度。如果问题问得好,蒙先生则“大笑不已,然后点燃叶子烟猛吸一口,开始详加评论”。



(图为蒙文通)
 
  试想,这种教学方法搬到现在来,恐怕会被相关部门请去喝茶:“你的平时考勤呢?”、“统一规定的考试时间地点呢?”、“考试卷子为什么没有给审查?”。
 
  被限制的学生:点名制度的弊端
  有点可悲,蒙先生的教学方法挑选出的是对这门学科有严谨的态度、扎实功底的学生。考试方式内容自由,并不是死记硬背、临时抱佛脚就能蒙混过关的。但点名制度下的呢?学生为了不影响考勤成绩过来上课,但实质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玩手机。老师面对下面一群“身在曹营心在汉”的学生无法提高教学积极性自然是正常现象。
 
  那么这种现象和“到场的学生并不是全部,但每个都认真听讲、与老师积极互动”相比,显然后者更能提高师生的积极性。有网友说:“应该完全取消点名,不允许补考,连续两次不及格开除学籍。”方法是狠了点,可操作性或许也不高,但其中传达出的“不要用点名限制自由”的信息还是可取的。
 
  点名本应是一个教学辅助手段,但是把它作为一个强制考评老师和学生的指标,就显得有些无聊了。笔者认识一个以学习为乐的学霸,他对知识的追求十分纯粹。但一日听他说有几门课几乎不去上,十分惊讶。学霸解释说:“老师讲得并不好,我还不如自己查阅资料学习。”笔者继续问不怕点名吗,学霸又说:“和被记缺勤相比,我还是对自己学到了什么更感兴趣。”
 
  这个学生身上体现出来的才是大学应有的“学术的自由”。这样的学生无论在学习的态度上还是知识的广度上都要优于那些在课堂上滥竽充数的学生。可是在点名制度的约束下,他的成绩未必优于那些从未缺过勤考试临时抱佛脚的学生。但这无疑是不公平的。
 
  点名手段再多、花样再新,老师无法教到真正想学习的学生,学生无法学到想学习的知识也是徒劳。点名制度需要改革,大学学术自由需要真正实现。(记者 谢一晴)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