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评校园传言:传言惊魂曲 曲曲惊魂
作者: 蒋旎   日期: 2014-12-30 23:34    点击数:

  “这是一只笛子。凭着猜疑和臆度吹响的笛子。这只笛子是那样容易上口,任何人都能信口吹奏。即使那长着无数头颅的鲁莽的怪物,那永不一致的动摇的群众。”
 
  这是莎士比亚戏剧《亨利四世》第二部开篇中的一句话,也出现在最近热播的韩剧《匹诺曹》第二集中。剧情发展到曾经考过倒数第一的男主崔达布,在一次常识考试中却成为了第一时,曾经的第一安灿秀心怀不满,在同学中造谣崔达布考试作弊。于是,崔达布就“被作了弊”。
 
  传言,外号小道消息,即通过多人而了解到的不一定真实的消息、新闻。它生存在不设防的心门中,也生存在不把关的唇齿间。它以恶意揣测他人的心思为食,也以不明真相的迷糊为食。有时,传言是无伤大雅的玩笑;有时,却能悄无声息地毁人清誉,断人前途,要了卿命。
   
  互联网、新媒体的发展为传言铺设了传播渠道。一则消息,经过QQ群的数次转发,便有模有样地在我们心里“登堂入室”了。曾记否,各高校曾“共享”清洁工落泪的段子?而在去年11月,有关“校园里出现白色面包车,车里有人会掳走学生”的消息也闹得华师人心惶惶。最后该消息被证实是谣言。
 
  然而,比技术更可怕的是人心。传言这首惊魂曲,执笛者是人。
 
  让我们将一切倒推:如果信息接收者牢牢把关,传言将不会流传。如果编造者截断根源,传言将不会出现。当然,期望后者是白日做梦,造谣者总有利益出发点,即便是小到满足个人需求,打发无聊时间。所以传播过程中的每一个人都更显关键。这其中的每个人都充当把关人的角色,决定了下一传播阶段的人能不能接收到、以及接收到怎样的消息。
 
  以“白色面包车”为例。在传播信息前,若能多方求证,询问辅导员,反映给学生会以及学校相关部门,在得到确切消息前不随意散播,可谓更佳。在手机上一键转发而不做解释,只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去年11月在qq群中疯传的“白色面包车”事件,以及时不时跳出来膈应人的“九号楼女厕所”事件便是由此流传。可以理解担心亲友,望其多加小心的想法。可以理解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思。但往往因这可以理解的心思,对传言的把关就这么轻易松开了。
 
  传言真耶?假耶?靠谁分辨?除了人,还应有制度。现校园里,往往是等到传言已经大面积传播,才急忙喊停。一方面是人心推动,一方面是制度缺席,两项叠加,传播效果“甚好”。
 
  2013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出台司法解释,界定网络谣言犯罪。两高司法解释规定,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246条第1款规定的“情节严重”,可构成诽谤罪。此次司法《解释》引起不少争议。独立观察人士陈杰人认为这有明显的政治操作的痕迹,涉嫌随意扩大犯罪范围甚至不惜以类推的方式来确立犯罪标准,是对刑法的亵渎,也是对广大网民的威慑。

  撇开《解释》内容,单看出台《解释》这一动作,可以看出政府对网络谣言的重视。而在华师,一个师生以网络社交软件为沟通渠道,依赖QQ群上传下达通知的学校,对这方面的制度建设或者人员引导应该尤为重视。即使现在“风和日丽”,未雨绸缪又何妨?
 
  一曲传言惊魂,经过几度“传唱”,造就谁人命运?唯望有人心可依,有制度可循。(记者 蒋旎)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