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校园冷暴力猛于虎
作者: 崔苇青   日期: 2017-05-27 22:34    点击数:

  今年召开的两会已然落下帷幕,其中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校园暴力”一词被再次提出,这也让公众重新将视线聚焦于此。校园暴力自其诞生至今,形式和范围不断扩展,“冷暴力”如今正有取代“热暴力”成为主流暴力的趋势,而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必须加以警觉。

 
  笔者以为,校园暴力大体上可以分为“热暴力”和“冷暴力”两类。热暴力主要指对受害人身体上的直接侵害。但其对受害人的影响也绝非仅仅在身体上留下疤痕,一部分受害者在成年后表现出反社会倾向,年少时期的挨打经历向他们灌输了“武力至上”的观念,让成年后的他们在面对困难时也更倾向用身体而非理智解决问题。另一部分受害者则会变得更加懦弱胆小,挨打的经历告诉他们不可做“出头鸟”, 将情绪乃至怨恨积攒在心底,而多年的挤压也可能在一瞬间喷发而出,造成无穷的社会隐患。
 
  相比于身体上的侵害,笔者更担忧语言乃至网络冷暴力的影响。其造成的直接后果虽不及热暴力那般明显,影响却因为其辐射的广度和其潜伏性而更加“绵长悠远”。
 
  如果说“热暴力”还属于少数情况的话,那么校园冷暴力绝对是一种极为普遍的现象。诸位可以自问,从小到大,你有没有因为“不喜欢”某人,就联合自己的朋友将他孤立?或者,你有没有因为某个同学满脸的痘印或者矮胖的身材就大肆挖苦嘲笑?笔者相信,几乎所有人都或多或少地成为过冷暴力的施暴者或受害者。而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诸如微博挂人,QQ群匿名讽刺的现象也加入到校园冷暴力中来,这无疑加大了其辐射面和影响力。


 
 
  人是群居动物,需要交流与沟通,而“孤立”行为则残忍的抹杀了受害者对于沟通的需求,轻则使人沉默内向,重则可能导致受害者滋生抑郁情绪甚至自残、自杀。而践踏尊严的辱骂和针对弱点的恶意嘲讽,同样会对受害者的心理状况造成严重影响。调查发现,长期遭受孤立、嘲讽、辱骂等冷暴力行为的青少年,在性格上面往往缺乏自信,更容易怀疑自我并产生“讨好型人格”。与此同时,受到纵容的施暴者也会在施暴过程中变得更加冲动、刻薄,从而更有可能实施进一步的“热暴力”行为。
 
  冷暴力的低“成本”也让其在校园内大行其道。没有身体上的直接侵害,也让施暴者在被质疑时,可以用“不懂事”和“不太善意的玩笑”从容地解释自身行为。而年少轻狂的兄弟义气恰也成为了校园冷暴力的有力推手。在小团体建立后,更多人则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加入到旁观甚至是“帮凶”的行列中去。更可怕的是,不同受害者为了博得施暴者的“认同感”,乃至于早日“脱离苦海”,彼此间甚至会互相攻击。
 
  同时,由于我国早期性教育层次较低,影视剧、网剧质量参差不齐,导致不少同学“以性说事”。加之我国传统观念上“男性和越多女性捆绑越能证明其魅力”的隐形论调,“性话题”也成为了校园冷暴力中一个极好地对女性受害者的攻击武器。从文字层面的“XXX被包养”到身体层面的袭胸,“性攻击”从未停止,甚至有随着如今互联时代的开启大有蔓延之势。
 
  另一方面,因为冷暴力与不太友好的玩笑间缺乏明显界定,很多人根本意识不到“冷暴力”属于校园暴力。校园生活中各个层面也鲜有人将其认真对待。老师们不痛不痒的“同学之间要互相团结”的空话,家长口中的“怎么不孤立别人就孤立你?是不是出风头了?”之类的反问,有意无意间为已然盛行的“冷暴力”行为火上浇油,同时也让身体心理均未发育完全的青少年更加迷惘“到底是谁错了”客观上促成了受害者逆来顺受,旁观者熟视无睹,施害者飞扬跋扈的现象,最终形成恶性循环的可能。


 
 
  更有部分老师也“身体力行”地参与到校园暴力中,作为长者和教育者的他们对同学们的描述在客观上也极容易滋生冷暴力基础。“XXX同学真是太笨了”,“我对XX失望透顶”。另一份调查显示,不少老师都曾因为青少年智力发育的快慢不同,而在公开场合表露出对某些同学的“不友好”看法。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被说到的同学开始自我怀疑,进而产生了被其他同学孤立的可能;部分好事的同学更开始大肆宣扬,最终演化成校园冷暴力乃至热暴力事件。
 
  无论热暴力还是冷暴力,其本质都是对学生人身价值的否定和亵渎。与更容易引起社会关注的热暴力相比,笔者更希望常年受到忽视的校园冷暴力能尽早进入公众视线,得以社会认知乃至立法监督。而早日将两会上的相关提案转化为切实的法律依据正是推进这项工作的关键所在。毕竟,诸如“他年纪还小绝不要放过他”的微博气话,连亡羊补牢都不如。(评论员 崔苇青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戴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