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毕业季】黄夏:见证文史 遇见未来
作者: 池佑娇 陈宝如   日期: 2019-06-15 12:23    点击数:

        华大桂声讯 齐耳短发,黑白短裙,这个女孩看上去,一如她面前那杯抹茶奶盖的知性自然采访的整个过程,她的脸上一直带着浅浅的微笑,回忆大学四年的点点滴滴。大一加入第一届文史直博班,修两个专业的课程,大二从华大桂声的记者做到了副部长,大三成功保送文院研究生。她是黄夏,她的青春故事在华师上演。

 
 
故事有点长 前路还很广
        “进入是意外,留下是选择。”黄夏如是回忆她与文史直博班的相遇相知。
 
        身为华师文史直博班的第一届学生,黄夏当初在选择时,对于这个特殊的集体并没有什么概念。“当初因为喜欢华师的中文系,填报志愿时所有带‘文’字的专业我都报了。第一志愿‘汉语言文学’没有被录取,于是就阴差阳错地进入了直博班。”回忆起那时的缘分,黄夏浅笑着。或许报考的迷人之处,也不是在于如愿以偿,而是阴差阳错。遇见文史直博,也让黄夏遇见更多可能。
 
        从入学军训,到毕业惜别,黄夏和直博班一起成长着。“我很喜欢直博班的成长速度。”尽管要用三年的时间学习文学和历史两个专业的课程,尽管课表总是满满当当地排列着,黄夏面对两次触手可得的转专业机会,还是选择了留下。“两个专业的学习让我有更开阔的思维方式,哪怕大三终究要在两个学位中间做出一个选择,我依然觉得值得。对我来说,历院是一个家,史学是我的起点;而文院是前进方向,文学是我的目标。”
 
        “九月,我就是名正言顺的研究生了。”大三的时候选择了保研,黄夏在大四就开始学习研一的课程了。因为选择了留在桂子山继续深造,今年的毕业季对于黄夏来说少了一点仪式感。未来是继续读博,还是就业,黄夏还不想提前定论,毕竟,明天充满可能。


 
 
初心不能忘 青春梦一场
        高中三年,黄夏就有一个传媒梦,以后要做一名记者。选择文史直博,也绝不意味着当初的梦想就此幻灭。大一,她加入了华大桂声新闻中心。
 
        回想最初的场景,黄夏笑了。由于面试跑错了场地,本应是小组面试的形式,到了黄夏便这里成了一对多,“我要一个人面对所有领导了。”她浅浅的笑容里,当时的紧张还依稀可见。黄夏坦言,一开始并不很适应桂声的工作。可认真勤奋的她在努力着,对于写稿中出现的问题,都会牢记于心,并在不断的实践中提高自己的新闻写作能力。一同工作的同学戴杰说道,“她有自己的想法,对很多事物都有独到的见解。”
 
        在桂声,与能力提高相伴的是巨大的工作压力,大二时,与黄夏同届的不少同学都选择了离开,而黄夏却选择了留下。“从最初抱着想要学东西的念头进入桂声,到后来因为对桂声的感情留下来。”两年里,黄夏掌握了扎实的新闻技能,也收获了一段美好的青葱岁月。
 
        大三实习,黄夏进入湖北日报旗下的报社。“当深入体验记者的生活后,我发现自己并不喜欢四处奔波。”记者经历也是她尝过最甜的蛋糕,但终究不能当成米饭。


 
 
未来有方向 佛系也无妨
        “我是一个特别佛系的人。”黄夏这样定义自己。也许是从取这个名字的时候,“黄夏”就打上了佛系的烙印。听到这个名字,不少人都会有许多美丽的猜测,“她是夏天出生的吗?”“她妈妈是姓夏吗?”然而答案都是否定。怀胎十月,黄妈妈还没有来得及想名字,在她一次感冒就诊时,妈妈随口说出的“黄夏”留在了诊单上,也留在了后来的户口簿上。此后,这个“佛系”的名字也伴随着黄夏长大。
 
        “佛系”的她,对于赚钱没什么兴趣,也常在小事上犯迷糊,但黄夏却早已悄悄做好了未来的规划。当不少同学还在犹豫是报考其他学校的研究生还是保送本校研究生时,黄夏果断地选择了保送。在未来的职业规划上,“我无论是读博还是直接就业,最后都可能是选择当老师”。当老师这件事情对她来说,似乎是现实的必然选择。然而在个人的主观因素上,她更倾向于与文字打交道。读别人的书,做一个安静的读者;帮别人做书,从事图书编辑工作;或者自己写书,遇见更多的可能。
 
        未来的她还会发生什么故事,黄夏自己也不能确定。但可以确定的是,她还是黄夏,她还热爱着文学,她还有一个美丽的职业梦。
 
        从阳光大厅走出,黄夏撑着伞在细雨迷蒙中,渐行渐远。坚定的身影、从容的步伐,像极了她四年的大学生活。她走向远方,走向未知,同时也走向可期的未来。(记者 池佑娇 见习记者 陈宝如 图片来自黄夏本人)



[责任编辑:何星华]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