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毕业季】马丹凤:我与新闻的4X100
作者: 马予欣 刘恬 周凯   日期: 2019-07-01 11:41    点击数:

        “如果给你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你还会学新闻、做记者吗?”
 
        “我可能会选择尝试新的东西,但我会始终怀有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理想。”
 
        早就听说采访新闻专业的同学是极具挑战的工作,从搜集资料到准备提纲,记者处处小心,可真到了采访还是紧张万分。视频那边的马丹凤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说话也是北方女孩豪爽大方的样子。作为老资历的学姐,接受我们的采访还不时问问我们的学业,挑几句采访问题的毛病。
 
        手中执笔,肩扛相机,走路带风,笔下生花。为追求理想而来,为合法权益奔走。这是桂声15级老记者、新闻学方向毕业生马丹凤的人物侧写,也是高校新闻毕业生的形象缩影。四年里,马丹凤手里“华师新闻人”的接力棒不曾停歇,循环闭合的跑道像是无休无止的莫比乌斯环,时间维度上遥遥相望的二者却在空间维度上偶然相遇,开启了一场关于新闻的时空对话。

 
 

起跑——梦想始于《看见》
        故事开始于2013年,还是一名高中生的马丹凤偶然遇见了柴静。
 
        一本《看见》,柴静娓娓道出的故事在马丹凤心里埋下了记者的种子。高中时期关注的沸沸扬扬的呼格案,各种“xx案”冒出,马丹凤内心给自己设立了一条成为记者的路,在志愿书上写下华中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因为“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理想,一个从前整日在数理化题海中苦战的高中生,从此与新闻结下了不解之缘。
 
        我不想我的生活只围绕着柴米油盐打转马丹凤如是说
 
        那时的她还不知道,新传专业学生的每一天,都是十分忙碌的。新闻系的采写编评、广电系的摄像剪辑、新媒体的设计策划,他们被要求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不仅理论功底要扎实,实践能力也要跟得上。”这种背景下,许多学生叫苦不迭纷纷打起了转专业的主意,马丹凤却因为热爱乐在其中:“各专业之间其实没有明确的界限,多学习多尝试总是好的。”
 
        一次专业课的实践让如今的马丹凤记忆犹新。五个多小时的车程,这个晕车又路痴的女孩却在下车时马上投入了紧张实践中:随便抓一个农村阿姨问路;在路边超市称半斤饼干做午饭;和住在鱼塘边的老夫妻闲谈……刚入学的马丹凤身上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气。“我很累,也很快乐。”马丹凤在回程的路上这样想。
 
加速——热爱源于“桂声”
        “如果说除了学习之外,你的大学生活还剩下些什么?”
 
        “华大桂声。”马丹凤毫不犹豫地回答。
 
        九月军训顶着烈日,她奔波在操场上搜集着与别人不一样的素材。相较于常见的对军训表演方阵的报道,她对独守操场一隅的“守门人”的报道让人耳目一新。这篇《与阅兵擦肩而过的后备队》被当时的指导老师认为既有温度也有热度,真实而深情地道出了“守门人”背后的故事。上午采访一结束她便来到阳光大厅投入了紧锣密鼓的写稿工作,下午便有了初稿,第二天便得以推出。虽然未曾停歇,但心情的愉悦与热情的投入使她忘记了饥饿与疲乏,也收获了充实与感动。
 
        当运动会彩排学生的考勤请假得到体育学院和自己学院的不同回复时,她再次投入了紧张的调查中。深知不了解就没有发言权的她开始了在校园里的奔跑:从操场到体育学院,从教务处到职能部门,面对各方的“闭门羹”和“踢皮球”,她没有放弃。艰辛努力的结果也是事件终于得到了正面答复——“有人会去负责协调这件事”。过程虽然坎坷,但也给马丹凤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从未言说的辛苦蕴含其中,为华师学子发声的承诺也在被默默地实现着。
 
        在桂声奔波忙碌的两年是马丹凤大学生活最浓墨重彩的一笔,也给今后的记者之路奠定基石。隐退后,桂声成了她一直的牵挂,成了连接过去与未来的界碑。“前景不明时,回头看看这些界碑,就清楚自己是怎么来的,也就知道该怎么往前走了。”

 
 

弯道——容许片刻犹豫
        就像华大桂声的小记者们迫切希望成为正式成员的急切,梦想着快点成为一名真正记者的马丹凤,越到毕业季就越接近这一梦想的实现,现在的她却觉得有些沉重。如同发生在一个小时内的事情,前半个小时,有一种梦想成真,可以一展抱负,大展拳脚的感觉。但是,当半个小时的快乐过后,她的内心变的有些纠结和不安。 
 
        记者本是无冕之王,但在当下的社会浪潮里,盲目的追求热点头条,迎合社会风向似乎成了记者们带给大众的印象。知乎上一位网友提出了一个问题:“记者还是一份好的职业吗?还值得年轻人为之奋斗吗?”一个好记者,难道不应该是正义、勇气和良心的化身吗?他们奔波在风雨里,为穷苦大众发声,爱人助人。但到了毕业季的关口,大多数新传人都会问自己,自己真的要在行业乱象和社会浮躁中,坚持成为一个有勇气坚持和沉淀自己的记者吗。马丹凤打下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终点——未来亟待你来
        到了毕业分别的路口,不同方向的指示牌通往不同的未来。迫于外界的种种压力,马丹凤坦言自己可能不会再做一名一线记者,但自己热爱新闻的心却不会因此改变。凭借专业第一的成绩顺利保研至厦门大学后,为了丰富自己的履历,马丹凤选择了在这段空闲期去往北京一家企业做人力资源管理的工作。
 
        其实在她选择研究生专业方向时,就经历了较长的纠结期,面对许多人暂且放下新闻理想的建议,她也认为:“能坚持最初理想的人都是幸运的勇士。”而她坦言自己“从来不指望幸运,也没有那份勇气”,但她却无法拒绝内心那个声音的呼唤“可能我就是不见黄河心不死”。
 
        如今,站在曾经的起点重新出发,前路依然是未卜,她的心中却多了一份坚定。“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前辈嘱托和本科期间的所闻所学让她充满自信、阔步向前。回首遥迢来时路,自在风流是少年。(记者马予欣 刘恬 见习记者 周凯月 图片来自马丹凤本人)



[责任编辑:曾慧]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