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90后马克•吐温”蒲东齐:齐东野不语
作者: 丁艺林 马丹凤   日期: 2015-10-23 18:25    点击数:

  《孟子·万章上》曾道:“此非君子之言,齐东野人之语也。”来自海南三亚的蒲东齐虽非齐东人,然而齐东野不语,语不野东齐。 
 
  他是三亚南方晚报专栏作者,榕树下文学网签约作家,继成名作《颓废流年》之后,出版《逆时•恒美》、《九月逆流》,以及发表于《诗林》、《岁月》等杂志上的作品。被称为“90后马克•吐温”的他,也是华中师范大学2015级计算机学院的一名普通新生。
 
  初三时,一部《颓废流年》横空出世,他开始以“豫流”之名走进更多人的视野。其实,早在五年级,他就在语文老师的指导下通过一次征文大赛发表了第一篇作品《欲流》。
 
  原以为那是一个站在云端的青年作家,年少成名,该是遥远疏离的明星,可眼前的男孩,一米七五的个子,黝黑的皮肤,一身运动服,左手手腕上戴着一串沉香木手链,看起来挺结实,不是想象中清瘦身材白衬衣的模样。他脸上阳光真诚又略带不好意思的笑,让人觉得亲切,倒是冲淡了初次见面的生疏感。
 
  写作:年少成名不经意
  蒲东齐最喜欢在夜深人静时,在床上架着小书桌写作,黑夜中,灵感与思考不断碰撞出火花。谈及创作灵感,他说:“灵感产自一瞬,写作完全随心,多是有感而发,写不下了就索性放弃。”其实,灵感的瞬间产生,背后是有积淀的。他会不刻意去观察生活,寻找灵感,却喜欢体味生活中的细节,主动感受与思考。
 
  让人惊讶的是,这个“90后马克•吐温”其实很害怕写作文的。他认为“写作”与“写作文”是有区别的,写作是一个较为主动的事情,而写作文就很被动了,尤其是考场作文,固定的主题和字数对他而言是一种桎梏,使他难受。
 
  在被问到最满意的作品时,他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是《颓废流年》。”而后解释道:“可能每个人对成名作都会比较满意,有种特殊的情愫吧,以后写得再好,与第一篇作品带来的感觉都是不一样的。”
 
  对于成名,他首先提到的是幸运和感恩。“有很多人文笔比我好,但一直默默无闻着,期待着被发现,我的运气算是很不错的。”他谦逊地回答。对于帮助过他的老师和媒体,他心存感恩。难得的是,他的感恩没有停留于想法。大部分的稿费,他捐赠给了上海市教育发展基金会。
 
  也正是这样的心理让他可以从容面对成名后的荣光与纷扰。他曾经因为文笔过于犀利,走在路上被人扔过小石子,“说不在意是假的,更多的是一种无奈,但我不会因为这个就退缩了。”面对外界期许,他有自己的看法:“大部分人还是希望我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会努力去找和自己的期许互相吻合的地方,但如果不是自己想要的我会拒绝。批评一直以来都是个褒义词,对于批评我接受;对于恶意侮辱、过激行为,直接无视。”



  成长:聚少离多不生疏
  由于父母经商,工作太忙,蒲东齐被采取“放养模式,从小就上寄宿式的学校,在家里呆着的时间加起来远不及他呆在外面的时间。
 
  与父母的聚少离多让他很早拥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同时也让他时时有危机感。这种危机感伴他一步步走来,既让他一直考虑以后的事,不停向前,也让他有时候有些畏首畏尾。但他还是觉得这样的危机感,利大于弊。他回忆小时候学走路,妹妹还不太会走就开始跑,摔得很多,自己虽然比妹妹学得慢,但基本上没摔过。“我在走,但走得慢,”他说,“我是那种一步步走得很稳的人。”
 
  父母不在身边虽让他习惯了独立但并没有使他和父母之间产生隔阂,反倒是距离产生美。除了叛逆时期,他与父母关系很好。
 
  父母给他的教育,他也记在心里。蒲东齐说自己的偶像是陈楚生,不仅因为自己有地域情结,而陈楚生刚好是海南三亚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陈楚生低调”。喜欢低调的人,这与爸爸教给他的话——“低调做人,高调做事”,有着分不开的联系。“这十几年就交给我这么一句话,”他边说边做了个“一”的手势,腕上戴着爸爸送他的沉香木手链,“我还没有做到,正朝着这个方向去做。”


(图片来自互联网)

  生活:温和有趣也踏实
  他也曾是个害羞的小男孩,刻意对父母隐瞒过写作的事情,直到自己初三时,父母才发现他的写作才华。“写东西经常都‘偷偷地’,因为觉得被父母知道了会不好意思。就像我们写日记时瞒着爸妈的情愫一样啊。”从小与父母离多聚少的他与妹妹的相处时间最长,却从没有把妹妹写进作品中,“因为太亲近了,会觉得不好意思。”
 
  生活中的他,往往是温和、有趣带点害羞的。
 
  和多数大一新生一样,他也“执着地”担心挂科,烦恼着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因怕辅导员查寝,这个屋里永远乱得一团糟的男孩头一次整理、装饰寝室,“寝室是一个整体嘛,肯定是要整洁一点的,整理起来还挺有趣,不过我一个人住的话还是会很乱,我比较随意。”他说。
 
  不爱游戏爱运动,他最爱的是乒乓球,“有的事喜欢但做不好,有的事做得好但不喜欢,而这件事喜欢又做得好。” 他笑道。
 
  他的很多作品充满了“黑色幽默”,文笔尖锐老练,然而在生活上,他却不是这样。“他是一个挺温和的人,没有傲慢也没有天蝎座的冷漠。”他的室友魏子卿是这么描述他的。

  “星座是一个统计科学,天蝎座一直以来都出人才啊,比如我。”从小敬畏鬼神的蒲东齐提及星座,笑着调侃道,“我更相信鬼神,所以很敬畏,那样就不会因为没有人看到就做坏事了。”



(图片来自《南岛晚报》)
 
  未来:追求自我不平凡
  曾因为专业限制,高二时他放弃了华东师范大学的保送机会。从初二开始,他就有了想要学习计算机的想法,“因为觉得它很有趣啊!”长久以来的心愿得偿,如今的他,如愿选择了自己喜欢的专业。
 
  之前与公司的签约快要到期,接下来的大学四年之内,他不打算续约,“写作是用来抒发自己感受的,我不会放弃它,但并不打算把它当作主专业或是职业。”
 
  相对于“文艺青年”,他更愿意将自己归类于“技术宅”,“虽然现在的我还不是,但这是我想成为的。” 说到这里,他笑了一下。
 
  现在的他在华大桂声水墨校园和圣兵爱心社秘书处担任学生工作,在班级里担任团支书。安静踏实地把握好大学时光,在学校好好学习专业知识,为未来做好规划,学习、学生工作、交朋友,是他最简单的想法。
 
  他说:“我想做一个不平凡的男子。”对于不平凡,他是这样理解的:在某个领域做得很好的人。一个追求简单平凡的男生,却也在执着地坚持着自己变得“不平凡”的梦想,踏实地去做好每一件事,一步步稳稳地走向“不平凡”的自己。
 
  隐去年少成名的光环,蒲东齐也是个普通的大男孩,“写作,对于我而言,已经成了一种生活的必需品,像吃饭、睡觉一样不可或缺。”你不能不去吃饭、睡觉,却也不会将吃饭、睡觉当做生活目的。(记者丁艺林 见习记者马丹凤)



[责任编辑:华大桂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