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王帅:有选择地先走一步
作者: 张昱楠   日期: 2018-12-06 20:42    点击数:

      华大桂声讯 访谈当天上午,王帅的《<秋思>教学案例设计》在山西省一级刊物《小学教学设计》举办的比赛中荣获一等奖。此前,他的《<卖炭翁>教学设计》在第十三届全国语文教师四项全能竞赛中被评为一等奖。而这些,仅仅是他在众多师范生活动中的一个缩影。
 
      在别人的课表空得能涂鸦的大三,主修汉语言文学辅修历史,课表上塞满了18个课程名的王帅带着天津人特有的幽默道:“这上下课的路上啊,特别孤独。”

     “教师职业与教师生活”课堂下课后,王帅在八号楼的教室里接受了这次专访。除了王帅本人,访谈将触角延伸到他的好友、工作搭档和老师,试图还原王帅敢为人先的性格,以及这一品性是如何扎扎实实地转换为他在师范生活动中的表现。


 

 
 
信息嗅觉 难能可贵
   “叮——”,2016级汉语言文学师范的QQ群中,王帅又转发了最新的教育部通知。他的空间动态里,不时地会冒出几个让人感到陌生的教育类期刊和赛事名称。无论是活动信息还是教育动态,王帅总是比别人站在更高的瞭望台上,一些同学很疑惑:“他是从哪里得到这些信息的?为什么我都看不到。”

      对此,他的好友兼工作搭档,宋时雨评价说:“这是容易被忽略但又很可贵的一个信息素养。”王帅对自己的信息搜集能力也有清晰的认识和有效的运用,他把焦点集中于教育教学这一块,平时喜欢浏览相关的期刊杂志、国家教育部和省市教育厅的各类平台,关注前沿的权威的教育动态。除了官方渠道,身边的学长学姐对师范生活动的热切,也为他获悉各类赛事信息提供了一座桥梁。

     光是会搜集还不够,当拥有了足够多的信息来源之后,王帅能够还能挑拣挑拣,串起信息,诉诸笔端,付诸行动。比如,在教学设计中把2017年新课标的内容放进去。
 
  就像宋时雨总结的:“客观地说,免师里头还是有很多优秀的同学,但有些同学就是没有找到这样一个机会。那么,同样有一个潜在的水平,但是你找不到一个平台去把它表现出来。”差异就在此刻出现了,在马太效应下,两者中间的缝隙还会越来越大。


 

有选择 放宽心
      
比赛拿奖无法逃脱被贴上功利性标签的命运,辅导员史老师曾在晚点名上提出,希望同学们无论是现在学习还是将来工作都不要过于功利,否则是教育的失败。
 
  
       这个问题上,带着北方人的直爽,王帅反对大谈特谈什么虚无缥缈的高尚,“那绝对是说谎!”人非圣贤,“每个人在参加任何活动的时候,他都有一定的目的性,这是无可否认的。”在准备比赛的过程当中,这个动力可能就是后面的评奖。
 
       但也不能为了拿奖,是比赛就上。“一定要结合自己的专业志向或者说是兴趣。”王帅在和父母的聊天中,不赞成父母同事的孩子什么证都要考,把自己累死。他强调:“得选择。”只有经过理性的选择,才能在后续的准备中充满干劲,不然只会盲目的劳累。

     不将比赛视为洪水猛兽,一个劲儿地躲开,也不趋之若鹜,一股脑儿地全上,是王帅能在比赛中大放异彩的前提。最终形成了他所特有的以师范生技能比赛为主线,将师范生的经历辐射到其他比赛的参赛方式。
 
       除了比赛前的选择,比赛过程中的平和心态也是极其重要的。作为一名爱畅想未来职业生活的师范生,各类比赛名称从他口中一个接一个地往外蹦:“教师这种职业,它的比赛是很多的,像什么班主任技能大赛啊,授课技能大赛啊,结业设计大赛啊。”不断地参加比赛,从比赛中获得这笔精神财富,为的是能在往后的职业生涯里受益,“所以我们在大学期间要对比赛持有平和的心态。”

 

与“心心火”互相成全
       从小社员一步一步走到“心心火义教之家”义教部部长的位置上,王帅无疑对这个社团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即使在卸任部长后,他和搭档宋时雨还会在关键时刻顶上,担任社团对内对外培训的主讲人。就连辅导员史老师也称赞过他:“在‘心心火’中特别坚持,风雨无阻,没有间断。”
 
       在提起社团的时候,他明显地放缓了语速。“两年以来,我在大学最对不起的就是心心火义教之家。”这是王帅在今年九月份于全社面前述职时说的一句话。“为什么呢?你不应该问心无愧吗?”同他一起做事的社员问他。“这个社团给了我太多。”王帅的感叹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选择了“心心火”,他才有了试讲、说课、评课这些师范生技能的锻炼平台。并且,在大学里的第一次也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一次比赛就是“心心火”举办的“心火杯义教技能大赛”。将近一百六十人的参赛选手,在经过两个月多轮比赛的角逐后,只留下了十个人。最终,王帅斩获了一等奖。这次比赛将他做了十四年的教师梦变成了可触摸的现实,不仅提高了他讲课的自信心,更坚定了他踏上教师这趟征途的信念。
 
       王帅坦言:“我的各种奖励或者奖项荣誉,甚至是每次办这种培训所获得的各方面声誉,都是社团给我的,我很感激这个社团。”由“心心火”打响开局战,数学与统计学学院的文化沙龙,“师英教育协会”、“未来教育家协会”、“圣兵爱心社”等组织所开展的讲课培训都曾邀请过王帅担任主讲人。

 

主动出击 方能得道
       在历史文化学院上完辅修课,本来已经快到一楼的王帅,看到“教学法”的张雪老师正在下三楼,就又停住脚走回去,边走边在心里嘀咕:“得找老师给我评那份教学设计。”
 
       大学不比高中,很多同学和老师在课外甚至是课堂上几乎都没有交流,但王帅却依然能和研究教育教学方面的老师保持密切联系,这个好习惯从小学一直延续至今。每年寒暑假,他都会拜访小学、初中和高中的老师们,和他们聊天。这也就难怪,王帅在大学还能就教案设计和初高中老师在电话里交流一小时。

       “首先要打消自己心中的恐惧。就是老师他也是人,他不会把你吃了。”他认为大家不和老师交流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心理抵触,“第二就是要主动。第三个就是他能给你的东西远胜于你自己去摸索。”比如在获奖的《<卖炭翁>教学设计》导入环节上,老师推翻了他原先朗诵《卖油翁》的设想,建议他用《赋得古原草送别》引入白居易,再引出情景交融。“如果我不跟老师交流,可能这一等奖就不是我了。”王帅笑道。此外,在一次公开课上对于班主任案例的分析让华师附小南湖校区的彭校长注意到了这个热心于师范事业的学生,并邀请王帅参加华师附小《教师职业与教育生活》慕课的录制活动。录制结束后,王帅抓住机会和彭校长探讨当今教育教学的相关问题,得到了专业的分析,将这堂课的价值延伸到极致。

       除了师生交往,生生之间的交流沟通也是必不可少的。前天,王帅还和好友在“理想教师类型”的问题上发生了分歧。“他认为教师要是学霸型的教师,这样才有长久力。我说我不这么觉得,我认为老师应该是教学型的老师,这样才有活力。”但王帅并不排斥这种分歧,相反他将其看作是思维的碰撞和资源的整合,及早树立这种沟通合作意识对以后工作中的集体备课大有助益。除了这种一对一的私下交流,王帅还曾在晚点名时专门做过一次教师资格证的备考经验分享。而这些行为的背后,究其根本是因为“他热爱师范专业”,辅导员史老师对此这样总结。

       十四年后,大学里第一场师范生技能大赛,当他在触感良好的大黑板上写下课文标题时,仍然会想起六岁那年,放学一写完作业,他就搬出爷爷买的小黑板,在门楼那写着粉笔字,当着玩伴里的“小老师”。

       从天津到武汉,从垂髫小儿到弱冠之年,跨过广袤的时空距离,依然会为了练粉笔字而每天去八号楼报道,会为了闪现的灵感写教案写到凌晨三四点,没事就翻翻教材模拟上课的他,这样评价作为师范生的自己:“我觉得作为师范生,我是合格的,我没有去抵触,没有去逃避,并且是积极参加师范生的各种活动。但是呢,我们不光要看到我们周围的人,只做横向比较,我们还要纵向比较。那么你到底符不符合一个青年教师的要求呢?要你现在去学校,马上就教书,你行不行?我觉得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再学习,再摸索。”(通讯员 张昱楠)



[责任编辑:董诗艺]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