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杨欣晔:“华仔”要做华师最靓的仔
作者: 马予欣   日期: 2019-04-16 11:48    点击数:

        华大桂声讯 “姐妹!救命!我要凉了!快帮我想想脱口秀:批评围观者的同时,我们也是围观围观的人。”
 
        我在线上联系到 “华仔”时,他正处于决赛第二轮脱口秀的创作瓶颈。不明所以的我当即收到了一条求救信号,下意识被这混乱的逻辑关系绕晕了脑袋,最后场面变成两人一起经历一场头脑风暴的洗礼。  
 
        开始前期策划的交流后,华仔一开始是有些意外:“你们记者都这么耐心跟全程的吗?”随之而来是担心,“万一我凉了呢?”我说:“没关系,如果凉了,就当我们部门的额外练习了。”
 
        和预想中一样,这个号称“华师最靓”的男人有着十足的逗趣性格。在得知“华仔”称号由来后,我更加坚定了这个想法,不愧是“日常一走路就绊脚”的“滑栽boy”。他善用各种表情包来调节气氛,尊称“您”的使用亲切又好笑,天生的低音嗓和故意的播音腔意外戳人笑点,而这一切又极其贴合他本人“一本正经说相声”的个性标签。
 
“我要凉了。”——明明说好放弃,你却暗暗努力
        在赛前漫长的写稿过程中,我看着华仔被模拟主持和脱口秀“折磨”的焦头烂额,自他发来的每个表情包都在滑稽中表达崩溃,每段低沉的语音后都要跟一句“我要凉了”。我依稀记得,他和唐屹开始准备策划一期新闻节目,但是突然有天,那只被掰成“三角眼”的猫(QQ头像)又跳了出来:“所有人都说我们的节目乏味又没趣,我要凉了。”
 
        在他下课来找我录视频的时候,我就知道“滑仔”又重新站了起来。“快!采访一下您!小时候喜欢吃的零食。”原来是要改做零食大赏了。“您看,这个节目不仅吸引眼球,它又有一定内涵,不只让观众一笑而过,还能收获对童年的美好回忆。”这是他在积木老师的课堂上偷看《天天向上》爆发的脑洞。
 
        “姐妹,您快看热搜,我要凉了。”比赛当天中午,华仔经历了这段时间最大的绝望,原本脱口秀准备了关于蔡徐坤的素材,因为事件发展轨迹突转而被迫删除。时针离6点还差5格,这份“难产”的讲稿即将面临第7次修改。这时我又接到一条新信息,“第一轮的助演嘉宾临时有事,需要重新换人。”
 
        一下午的疯狂修改侵占了所有的彩排时间,讲稿串词重改、背景PPT增删、BGM重找,这一系列动作在5个小时内完成。晚上聚光灯下的华仔神采奕奕,新换台词、临时嘉宾、即兴演出,却看不出是从未走过台的表演,你能感受到他在状态之中。当观众爆发出雷鸣轰动的掌声时,我知道他做到了。
 
        从接触到华仔开始,他总能蹦出各种神奇的口头禅,说过最多的一句就是“我要凉了。”

        所幸,对他来说,这是个伪命题。


 

“感动!冲鸭!”——永远热泪盈眶,永远怀抱热望
        拿到季军的当天晚上,在把自己的人形立牌搬回宿舍挂好后,华仔发了一条朋友圈——两颗爱心,评论区写着“感谢所有人!太感动了!”
 
        因为已经熟络起来,我们把第二天的访谈约在咖啡厅。我十分好奇这位聊天中滑稽逗趣,舞台上正经端庄的“主持新秀”,生活里是个什么样子。
 
        华仔提前来到被他誉为“橡皮怪和蛇精紧紧缠绕”的东一楼下等我,一个穿着简单卫衣运动裤的高个子男生就这样出现。如今很难见到像华仔这样随和直率的主持人了(不过他说自己不过是个学播音主持的,离成熟的主持人还差得远)。他不会用标准微笑一本正经地说场面话,只是很随意地像朋友一样聊着天,时不时蹦出夸张的表情动作还伴随摇头晃脑。就算他明知道今早有访谈,头发还是充斥着刚睡醒的凌乱,也没有精心打扮或是选一套好看的衣服。
 
        一个问题打开了话匣子:“关于昨天的比赛有什么想聊的吗?”
 
        “昨天比赛前的惨状你也看见了,上台的前一刻我都是慌张的。我实在没想到现场观众这么热情,场面一度失去控制。而且助演嘉宾都是临时拉过来的,洗碗水味道的彩虹糖、和观众分享卫龙辣条这都是意料之外的状况。万幸的是节目效果不错。我的脸都要笑僵了。”
 
        “第二轮我就更慌了,从来没有练习过,就直接上场。但是当后半段反转的BGM出来的时候我就整个人都沉浸到状态里了。我享受那种在舞台上的感觉,手中的麦克风和头顶的聚光灯有着无限魅力,打造了一个我不愿意走出去的造梦空间。”
 
        “我没想到会走到第三轮,所以完全没有准备,拿到《洛神赋图》的时候脑子一片空白。我保证以后不再这么佛了,万事还是得竭尽全力去做准备。虽然我不是个在意结果的人,但也不能随意对待。”
 
        从对舞台的回忆中抽离,等华仔靠在沙发上喝了一口奶茶后,我又开口问道:“那这次比赛,你感触最深的是什么呢?”
 
        “台上台下所有帮助过我的人。在大学之前从没有过这样一场比赛,电视台的师兄师姐帮我改稿,经纪人不停帮忙联系修改材料,助演嘉宾的配合和观众的正向反馈,一切的一切都太让人感动了。这是唯一一次差点儿让我哭出来的比赛。”
 
        说到激动的地方,华仔又快要哭了出来。整理好情绪,他说道:“要努力冲鸭!不能辜负这么多人对我的期望!”
 
        其实有时候,所谓“决心”就是一件接一件的事让人更加看清自己心之所向,推动自己更坚定地走下去,也就是热泪盈眶之后的怀抱热望。


 

“好的。爱您。”——少年心事,是感谢有你
        “喂——qio tuo ma tie. 嗯——好的。爱您。”低沉嗓音与播音腔,是熟悉的搭配,乱入的日语让我笑了出来。是华仔妈妈打来的电话,华仔的父母刚从湖南来到了湖北看他,正等着他中午一起吃饭。
 
        因为一通催促的电话,话题也顺势转移到他的母亲。华仔的妈妈是一位交通警察,妈妈的“交通安全讲座”使他对语言的魅力有了初体验。由于小时候特别内向,华仔妈妈向校长极力推荐他担任艺术节主持人,从此踏上主持这条“不归路”。
 
        “妈妈是一个充满活力的人,她愿意尝试很多新鲜事物前段时间在学游泳,我上次回湘潭发现家里又冒出一架钢琴!”华仔六年级的时候突然被妈妈塞了一把吉他,高中又被拉去学唱歌。为了参加校园歌手大赛,拉了三两好友组成乐队,刚进排练室瞅了一眼地上废弃的牌子,“安全出口”乐队就这样诞生,其吉他手兼主唱更是“一时迷倒万千少女”。
 
        “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熄了灯的晚自习,手机手电的灯光星星点点,和着琴弦拨动的声音,这是华仔朋友圈里对高三生活的唯一记录。
 
        “那你怎么没去学音乐?声乐或者吉他?为什么最后选播音主持呢?”
 
        “人不能在一条路上走得太远嘛,那样只会越走越窄。何况,我高中也是广播台的!哈哈。”
 
        于是,他走上了别的道路。播音主持的路也并不轻松,疯狂的艺考集训和回校后的漫天试卷将高三生活分割成两半。之间的分隔符,是春节期间的艺考。“北京是个充满温馨回忆的地方。”华仔说这句话的时候一反搞笑常态,我看着他的眼睛,里面有光。
 
        “如果没有妈妈,这条路真的很难走。”因为艺考安排在春节后期,华仔妈妈为了陪儿子去北京考中传,把值班都换到了过年期间。全家团聚的时候只有妈妈的位子空着。在北京的考试并不理想,当时不懂事的华仔还总是和妈妈吵,但是作为母亲她一直守在那里,陪孩子走过每个艰难时刻。
 
        华仔最后提到从北京回湘潭的那辆列车,要离开时害怕流眼泪的男子汉不敢回头看,只好目视前方木讷地说不在意;母亲看出他的不开心,余光一直悄悄跟着他,她不愿多说安慰的话,只是相信未来可期。当时两人倔强的心照不宣,再说起,便都是回忆。
 
        现在的华仔再提起往事,我说他云淡风轻,他说“只是很多不如意被妈妈消化掉了,才会觉得轻松。”总是会有人顶着自己生活的压力去拥抱你,是因为有人爱着你,所以那些爱才都变成好运降临在你的身上。
 
        我忽然明白华仔那句“爱您”的深意。


 

“这就是life.”——坦然接受life,随心所欲live
        “当时差一分就去了华东师大,不后悔没更努力一点吗?”
 
        “没办法,这就是life。”
 
        “决赛第三轮和亚军相差0.33分,不后悔没早做准备吗?”
 
        “没办法,这就是life。”
 
        我被华仔的佛系噎得说不出话来,他却伴着惯用的挑眉一直重复“这——就是life。”生活中的很多烦恼都在于对无能为力的事情太过执着,“坦然接受destiny的安排”是华仔的人生哲学。
 
        “但是随意也不代表对未来没有规划。”华仔笑了笑,他心中的小算盘是华大电视台播音部下一届的部长。至于以后的校园主持人大赛,“我是要做台下评委的!Yeah——”
 
        对于未来,华仔其实一直有自己的想法。“我们不仅要能说,更要能想,能做。其实除了语音语调的发声训练,播音主持更多的是培养综合能力,就像艺术鉴赏和节目策划这样的板块。” 让我没想到的是华仔将来的目标其实是新媒体方向,“技术和内容都想学,希望能出品一些自己策划的东西吧。”
 
        我想起在华仔的朋友圈见过他上传的吉他弹唱小视频。他说弹唱是从高中一直带到大学的爱好了,并开心地用奶茶向我碰了一杯。谈到轻松的话题,华仔的眼睛愈发地亮,小动作也多起来,“上午有人聊天,下午陪陪爸妈,晚上弹弹吉他,这样的一天真好。”
 
        是啊,这样的年轻真好,一点点快乐就能变成大型燃料,每天的心情都像是开口向上的抛物线。他说自己的背后有那么多力量支持,什么负面情绪都不是事儿。
 
        我们最后在咖啡店告别。华仔给妈妈打了通电话,起身走进了日光下。我想到他说的:“希望你也每天都开心。”,想到他正经中透露着搞笑气质的话语,觉得这春季限定版少年——“华师最靓的仔”果然名不虚传。
 
        “会越来越好的。”我喃喃说道。(见习记者 马予欣 图片来自杨欣晔本人)



[责任编辑:曾慧]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