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露天电影场:60载日月流转,传承愿你如初
作者: 戴杰 曾汉   日期: 2017-03-31 17:19    点击数:

  还记得刚入学的军训动员大会吗?还记得一年年的迎新晚会毕业晚会吗?还记得音乐楼旁那个散心的好去处吗?年年岁岁“场”相似,露天电影场,作为华师的标志之一,已经陪伴着母校走过了60载日月。
 
  时光流逝,斗转星移。如今的露天电影场早就没有了当年座无虚席的观影盛况,但它在承接学校各类大型活动之余,仍会在每周五放映电影,继续着自己的使命。
 
  60年放映:电影是一种传承
  据原党委宣传部工作人员杨先生透露,我校在1951年左右就在昙华林的老校区放电影,1957年左右新校区建成,我校便开始在如今的露天电影场放电影。60年来地点从未改变,放电影的传统一直保持下来。只是1980年之前,电影屏幕朝着佑铭体育馆。他介绍说从前是在周六放电影,看完电影后学生们会在露天电影场跳舞,“那时学生们业余生活没有那么丰富,一到放电影时,同学们还没下课就已经把凳子放到露天电影场了。”放映设备方面,露天电影场以前用胶片机放电影,但由于胶片成本高、难保存、不易获得的特性,2010年前后便开始采用数码设备放映电影。


 
 
  除此以外,记者调查了解到,每周五在露天电影场放映电影是我校与湖北省电影发行放映总公司的一个合作项目,其中电影资源以及放映设备由对方提供。而在影片选择方面,放映师傅会提供一些影片给学校负责人进行筛选,“尽量选择得奖叫座的国语电影作品。”而确定本周播放的影片后,我校各大校媒也会积极宣传,告知同学们相关影讯。
 
  偌大的场:等不到你的驻足
  尽管有各大校媒的助力帮推,但不可否认的是,下露天电影场千人观影的盛况早已不在。露天电影场的落寞,自然是各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产物。据数据调查,露天电影场的卫生状况“丑拒”了不少观影同学。为全面了解同学们在露天电影场的观影体验,华大桂声发布了相关调查问卷。在回收的178份有效问卷中,其中92位被调查者(62.16%)认为场地太脏。


 
 
  对此,记者走访后勤保障部物业管理处。负责人肖老师对此作出解释:露天电影场的卫生每天有一人专门打扫,由于受学校经费和清洁工人数的限制,露天电影场的清洁工作可能出现滞后现象。另外,自然原因也是一方面。树叶不断下落,下雨让树叶不易清扫等都增加了清洁人员的工作量。他表示会督促相关人员的工作,保证露天电影场的卫生。

  在观影环境上,放映师傅汪三军还告诉记者佑铭体育场的灯严重影响了观影感受——灯光将树枝和建筑的影子投射到电影屏幕上,“要是片子亮点还好,那些色彩较暗的片子就会受很大影响。”据记者观察佑铭体育场四个角落都有灯,但通常只开东北方向的灯。对此,后勤保障部水电修建服务中心维修部相关责任人解释道东北角落的灯覆盖的范围最大,可以较好的照亮师生的锻炼区域,但他们向记者承诺每周五晚放电影时,也打开佑铭体育馆其他方向的一个灯来替换原来的灯,以此来提高影片放映质量。

  不过,部分同学的观影习惯也让一些同学对露天电影场望而却步。多数同学(85%)在观影时曾遭遇旁边观众剧透、打电话、手机未静音等影响观影体验的行为,但73.47%的人选择容忍,只有21.09%的人会主动提醒对方。
   
  式微背后:精神选择的自由化
  记者在走访时发现,在为数不多的观众中,附近居民已取代本校学生成为了观影生力军。来自湖南的66岁的聂爷爷表示,他和在华师教书的儿子一起生活,他几乎每天都会来佑铭体育场锻炼身体,“星期五路过这里时,我会在这里看一个小时电影再回家”。刘阿姨也表示,除非时间不允许,她每周都会带儿子来看电影:“小朋友喜欢看就让他看,不喜欢看就让他去佑铭体育馆玩会。”

  然而,没有选择去露天电影场观影的同学,据问卷调查,多半是受制于自身空闲时间。因为周五晚临近周末,更多同学会选择其他多样的消遣方式,加之,能从网络上下载想看的电影和校园影院的出现也一定程度上加剧了露天电影场无人观影的情况。至于选择去露天电影场观影的同学,大多数(82.43%)根据播放电影的内容决定。


 
 
  针对露天电影式微的现象,社会学院陈琦老师认为这是一种必然现象。他认为,露天电影场曾经承担的文化娱乐、教育宣传、感情交流等功能在社会变迁的过程中逐渐分化和弱化。校园文化娱乐资源的多元化、资源获取途径的多样化、网络资源的的丰富决定了人们有更大的自由来经营自身的精神生活,“露天电影场的衰败似乎成为一种必然,如何创新校园露天电影场的功能是其回归的重要方向。”
  
  一地两用:电影场开出排练的花
  尽管看电影的人群中学生的人数和比例已经下降,每周五的露天电影场也不再如从前人潮涌动,但可观的是,仍有不少社团仍将空旷的露天电影场作为自己的排练场地。在不放电影的每一天,笛箫协会的会员们便相约这里,共同练习着自己喜爱的曲目。而一到学校大型活动前夕,露天电影场更是化身大型排练场,各大社团再次一遍遍排练节目,为登台做足准备。


 
 
  我校2012级本科生徐伟建曾是我校广播台一员,因为这个缘故,他也在露天电影场练了三年声。回忆起练声的场景,一切历历在目:“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食堂还没开门,练了声之后再去吃早餐”。回想这段经历,他认为电影场练声让他克服了自己的惰性,也成就了大学最大的收获——一起在广播台工作的朋友:“如果我们十个人重聚在一起,那我一定会义不容辞的赶回来再在露天电影场练一次声。”
 
  露天电影场也作为我校举办大型露天活动的天然场地,成为了表演类社团社员心目中的黄金舞台。心理学院2015级沈志豪(晨雨剧社演员)正是在这里“开起了”迎接2016年新生的“迎新”校车,成为了全校瞩目的“司机”。对此他感慨“暗爽了好久”,而“下台才觉得意犹未尽”。他说自己一定会牢记这段经历,“感觉自己成了剧社的传承人之一。”
 
 
  展望:时光兜转,愿你如初
  转眼间60年已过,露天电影场依旧矗立在佑铭田径场东侧。其作为地名和标志仍然不时被身边人提起,但其电影放映功能却也越来越少的被使用。调查显示超过一半的被调查者(53.37%)从未去露天电影场看电影,而这个数字在低年级同学中更高(近六成)。


 
(上图是年级与在露天电影场频率的交叉分析)

 
  而在对露天电影场的期待调查中,“观影体验更好”、“增多大型集会活动”位列前两名。许多同学在留言中表示,希望露天电影场能作为华师的标志之一长久存在,服务师生。不少曾在露天电影场看过电影的同学则说观影时安谧、宁静的气氛,让她们“仿佛掉进时光的漩涡里”。
 
  如今在武汉大学读研究生的方灿铭是我校2012级新闻传播学院的本科生,他表示在华师读书时就曾偶尔在露天电影场看电影,但很遗憾没有完整地看完一部电影。相比于武大的电影放映,他表示更喜欢华师的气氛,“感觉自己还没毕业一样”。如今经常在7号楼自习的他表示研究生毕业前一定在露天电影场看一场完整的电影。
 
  诗里说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60年风里雨里,露天电影场一直在那,“非常沉默,非常骄傲”。它陪伴我们,度过人生最好的年华。数字时代,但愿你能离开网络,和露天电影场在夜晚有一次美妙的邂逅。(记者 戴杰 见习记者 曾汉 图一来自华大图片 图二至图四来自新闻传播学院 2016级 何子轩)



[责任编辑:黄夏]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