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close
感动桂声2016——老记者篇
作者: 华大桂声新闻中心   日期: 2017-01-27 14:19    点击数:

  爆竹声声除旧岁,梅花朵朵迎春来。
  值此辞旧迎新继往开来之际,华大桂声新闻中心决定对本部门中在过去一年为华大桂声乃至桂子山新闻事业里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和集体进行表彰,在此发布他们的记者手记以增进相互学习提升,并希望受到表彰的各位集体和个人戒骄戒躁,稳步前行,在2017年打足激血,激情满满,拿出更优秀的作品!

黄森——森哥是新闻中心包工头hhh,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森哥接手以后整个人一直透露着委屈的感觉(bgm:太委屈……写稿也是我最后得到的消息……)不过你还是萌萌哒我森啊~唱歌依旧销魂啊~(嗯我又暴露了)黄森主任!桂声记者向你致敬!向你!致敬!也该是最好的新年礼物

  历经身份的转变,这是我在桂声的第二年。从一名奔走于校园各大新闻现场的记者,到现在更多地参与修改工作的编辑,再到大家口中所谓的新闻中心主任,其实每一种身份我都受之有愧。
 
  去年大一,在旁人看来我写出了几篇不错的稿子,但每周的选题进度都算拖沓,以及经常表达不出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些能被人偶尔记住的新闻,都是“抢”来的,从前由站长指导,和丹凤合作写出来的过期食品新闻是这样,跟着体测热点写出来的雨天体测新闻也是这样。至于那篇得奖的通讯稿,很开心它是我迄今为止写出的点击量最多的稿件,应该是3000+左右。那个时候经常会想,其实我能给予桂声的东西也不算多,反倒桂声给予我的倒是多得多。在这里,借用孙老师和雨琴共同在酒桌上说过的类似话语:“华大桂声给与在座各位的,一定是会比你们给予桂声的要多,但正因为有了每个人的力量才会有更好的桂声。”待在任何一个组织,不要妄自菲薄,这是我大一一年领悟到的东西。


 
 
  从有开始改变身边环境的想法开始,我接过了桂声新闻中心的摊子。作为一直以来整个桂声的主力部门,我深知新闻中心需要更多的改变。在刚刚过去的这个学期,我们做了一些还不错的事情。招新迎来了现在15位新人,他们有过低潮,有过高光,更多时候则是让我充满了惊喜和感动。25名记者、编辑一起,跨过了新生军训、运动会全媒体报道、国奖访谈等大事件,克服了每周的各种困难,写出了不少优秀的选题稿件,比如:校内清真食堂现状探寻,华师老夫妇人物专访,寝室楼下外卖安全问题,校园流浪猫狗处置问题,八号楼机房小纸条等等新闻,在得到较高点击量的同时,赢得了师生的关注和好评。这里再借用孙老师的一句话作为总结:“这个学期,新闻中心已经有至少六七篇稿子让我有比较好的印象了,这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情。”看到这些文字的记者和编辑们,为自己多鼓鼓掌吧。
 
  当然,我们还存在很多的问题,我们还需要继续努力。特别感谢马丹凤,作为新闻中心的骨干还一直参与支持国奖访谈的整体运作,成为了新闻中心与策划部的沟通桥梁和得力工作者。谢谢归来的戴杰,被称为“国民师父”的你,我想重要性自然不言而喻,感谢你在选题的把关和调整、运作中付出的一切。同样感谢的还有黄夏、张雨琴、马琦琦、左进玮、陈伟,如果要把你们每人都赞美一遍,篇幅就实在太长了。但不可否认的是,正是有了每位老人的付出和心血,新闻中心才有了今天这个模样。最后感谢张成千学姐,学姐你是定海神针一般的存在。
 
  这个舞台还很大,我想对所有与桂声有过缘分的朋友们说:2017,我们会更好。感谢所有一面之缘,感谢所有长相厮守。



黄夏——黄小夏是那个默默付出的女人(笑),是那个一直操心体制问题并执着研究历史的大学霸(可了不得@.@),不过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你很凶,是面相问题吗hhh,其实夏姐很和(cu)蔼(bao)的
  
  又一年了。
  对于桂声每年都要来一个新年手记的传统,虽然不算特别熟悉,但绝对不陌生。原本想的是大概写几句意思意思,但后来想想,这极有可能是最后一次写祝福了,也就不得不认真了。

  聊起我个人和桂声的故事,应该和很多人的大同小异:从自己还算小鲜肉的时候接触招新广告,报名,面试,然后凭着不知是初生牛犊的蛮劲还是被神眷顾的运气进入了桂声。经过一年下来的新人锻炼,跑活动,约采访,做选题……看着自己终于从写稿小白变成了老手,从被面试到成为面试官,也从别人的徒弟到自己收徒弟,当中有太多成长的瞬间值得记住,也有太多辛苦的事和开心的事与大家相似。这可能不是今天最想分享的,因为我想聊点更不一样的。

  说实话,桂声一直都是一个很有爱的地方,这话并非我刻意煽情说的。抛开工作,这里很多小伙伴都和我交过心,琦琦,戴杰,森头,荣荣学姐和晶晶学姐……有时候话匣子一开,啥故事都出来了。但桂声经营的毕竟不是一个情感栏目,更多时候我们还是忙工作忙稿子。每个人都有暖心的地方,特别是一起搭档出去挨冷受冻跑现场的时候,更让人觉得可靠。不过,在桂声的一年多的时间里,首先要感谢的还是我师父大葱,本文主角。

  认师父应该是每个桂声新人在自我介绍之后的第一件事。我和大葱并不算特别亲的师徒关系,甚至可以说,我至今仍觉得我和他存在代沟,大二和大四加文科生和理科生的距离。我进来之时,大葱资历很深,已经可以算是老老人了,但只有我一个徒弟。我当时很奇怪,就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的徒弟总是因为各种因素最后都没有留下来。尽管我只是仅留的一根独苗苗,他也没有因此表现得很温柔,师徒相认之后很快就给我布置任务,名曰让我练手,实际是想看看我写稿的水平。后来看了我稿子,他说好坏都在预料之中,新人的通病我都有,文科生的通病我也有。结果我没想到的是,就因为第一篇稿子,我几乎把桂声新闻稿的格式摸清了,分段空一行、电头加粗、半角和全角的区别等等。但我还没来得及高兴,大葱就来了一句,“以后发给我看的稿子,格式有错的一律打回重写。”这话对于一个刚进组织的新人来说,还是挺有威慑力的,甚至怀疑我的师兄师姐是不是被他吓跑的。只是后来因为他课业的原因,操心桂声的时间比以前少了很多,他也没看过我几篇稿子,我就已经很习惯自己把稿子发给责编了,所以也没真正遇上稿子被打回重写。这么看来,好像我被“放养”的时间是占了很大比例。

  大葱的点拨是属于启发顿悟型的,不会手把手教你该怎么做,完全给足你表达空间。还记得我第一次报选题,也不知道选题是什么,百度之后也没看懂,就问他该怎么报选题,他说你喜欢调查什么就先报着。然后我大概根据网络热点报了个“俄罗斯空袭叙利亚”的选题,例会当场就被毙掉了,不过很多老人还是问了我的打算,我还特别认真地分了两个板块:跟进局势和历史背景,提了不少诸如“俄罗斯的主动权如何?西方对俄的反应?中国声音?”的问题。说到后面越说越没底气,对比同期的小伙伴的校车出行、大学生消费观等等选题,我自己的选题真的太奇葩了。大葱倒没有说什么,就说要是真的想做,也是可以做出来的。平时他是有问必答的,但只负责解决疑问,绝对不会告诉你具体怎么办。比如怎么做好采访,他就说先列提纲,然后就让你自己列好提纲给他看,看过之后告诉你是泛还是细,最后还是得你自己改。刚开始真心觉得他的意见根本帮不上忙,后来习惯之后才发现这方法最适合我。有时候学东西的时候就该如此,需要错的弯路应该都要走一回,需要自己弄明白的就应该自己弄明白,而不是等着别人告诉你。至于想在桂声学东西嘛,那就是尝试自己多跑活动多做选题,没别的,就实践最管用了。



 
  后来,自然就发展成了我真的在桂声学到了很多东西,这是很多在桂声呆了足够长的时间的小伙伴都会有的想法。知道怎么去布局稿子,知道怎么挑刺,好似这个成长的过程不费丝毫任何的时间成本和人力,但并不是。还好从一开始,大葱师父就没打算特别要求我做到何种程度,我有了足够的自主权选择。我的确学到蛮多东西的,而在其中桂声和桂声的一切就给我提供了这么一个机会,或者说一个尝试的平台,而不是直接给予我写稿的能力。真的到了后来,我也成了别人的师父,我也会像大葱一样碰上稿子就会特别严肃,在格式上也不会让步。当然碰上需要给她们解答的时候,也不会过多干涉他们的想法,看起来像偷懒,但也会很认真地做批注,给予他们最需要的指导。纵然如此,依旧有徒弟选择离去了,在意料之中,也终于明白当初那句“总是因为各种因素最后都没有留下来”背后的辛酸和伤感。

  在桂声,选择留下的有很多原因,选择离去的也有很多原因,讽刺的是,仿佛人才流失的魔咒一直从未离去。就连我自己,16年下半年留给桂声的时间也不多。起初是因为刚接触人事工作不适应,后来就像“有意为之”了。我以为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已经足够,编好稿,带好徒弟,但看到森头天天操心新闻中心的事,霎时惭愧至极。还有……就是看到自己银行卡的工资,不至于“巨款”,却更加觉得对不起组织了。当初选择桂声,不是因为哪位学长学姐的“蛊惑”,而是单纯地感受记者的工作状态;后来选择留下,不是因为没有充分感受做新闻的feel,而是单纯地觉得这个组织还不错;而现在选择留下,不是因为我还保留的些许的记者梦,而是这个组织的森头,丹凤,戴杰,琦琦,雨琴……还有那群小孩,有太多人还在坚持,要是我走了,我就太欠..打..了~~~(关门放主任!)

  我知道,暂时还算是咱中心的主心骨之一的我,写太多自我的故事不大合适,而且完全没有写尽兴,重点提了一下师父就成了这样的篇幅。当然,我也知道那些真正属于我们的故事,迎新、招新、运动会、国奖访谈……这些大事都会有你们记着,哪怕大家都忘了,网站依旧分门列条地挂着我们的稿子,又酷又帅气的里程碑~




马丹凤——一年过了,丹凤还是那样随性呀~还是那个想到啥说啥的性情中人,虽然你每次骂新人都不留情面,但最后心疼她们的也是你呀。国奖访谈也是承担了海量工作,最终办成了这件大事。新的一年大家要一起加油哦

  大二这半年过的很快,招新、运动会、国奖访谈,一场接一场。9-11月是带给我最多快乐和感动的日子,老人们的同心协力让我真切地感觉到桂声作为一个整体而存在,新人们的每一点进步都像一个礼物。森工头是个很好很好很好的主任。徒弟,哎呦,徒弟们太棒了。我还欠有嘉一顿饭没请呢,开学一定请。


 
 
  其实,现在坐在家里写这个新年手记,我心里更多的是遗憾和担忧。作为一个校园记者,半年来我的出稿量真是少得可怜;作为新闻中心记者部部长,除了一些常规工作外我并没有为提高我们的选题、稿件质量做多少努力,一些小记者的写稿水平、特色等我并不清楚。我们是出了几篇好稿子,但是数量、质量、涉及面、影响力都不是很理想。可能太过消极,大二以来我总是各种忧虑,心思很杂。但是,不论是我自己还是新闻中心,我们都还需要更多地向内看,向外看,努力再努力。
 
  新的一年,我希望每个人都有好身体、好心情,都有值得回味的记忆,值得骄傲的成长。



张成千——成千学姐一如既往的稳重持成,也是我们拿不定注意的时候最信赖的“老老人”。呐,已经大三了,所以学姐是脱单还是不脱单呀?



 
  转眼2017年已经从我们身边溜走了二十多个日出日落,我们也即将告别金猴,迎来雄鸡。回顾过去的一年,在桂声这个大家庭里我看到了后辈们的成长和朝气,也看到了桂声未来新的希望。这一年,我送别了学长学姐和14级的腊肉们,成功成为新闻中心唯一一枚在职腊肉,这一年我见证了桂声新主力军的努力和成绩,我相信未来的桂声会更好,未来的你们会更棒!过去一年,我们有不少校园调查报道植根师生所需,媒体定位战略初见成效;年末的国奖访谈也是干得漂亮,不仅对全校学生有所裨益,更是我们桂声内部的一次深度合作,很庆幸能跟你们一起完成一次在我看来特别牛逼的事情。接下来的一年,我会继续以我的方式和大家并肩作战,共同创造更加美好的明天!


马琦琦——琦琦是蠢萌的代言词hhh,也是一如既往的可靠好伙伴,虽然因为辅修缺席了一些事情,但仍然是老人拼图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第二次写记者手记,一年前写时,我还是刚刚来到桂声新闻中心的一枚鲜肉。当时纠结了好久好久,不知道如何表达,现在也同样如此。想说的话太多太多,反而乱了思绪。
 
  先说说这一年半来的记者生涯。许多欢笑,许多心酸。这一切糅杂在其中,反而过得充实有意义。大一这一年以来,我一直忙碌在各个活动稿和选题稿之中,写了大致40多篇,当时觉得挺有成就感的。但是现在细细想来,并没有几篇可以真正有价值的代表作。到了大二上半年,我从记者的角色转换到编辑,帮记者和学院编稿。实质性写稿的次数少了,加上平时又比较忙碌,自己写稿的能力倒是退步了许多。所以,今后在桂声的日子,我会加油写稿,继续努力工作。


 
 
  再说说与桂声小伙伴们吧。森头一个温柔善良美貌的南孩子,工作也超级负责,在森头的带领下,桂声一天天茁壮成长起来;杰哥呢,看起来比较高大严肃,实际上是很逗比鬼畜的风格,是桂声的能力者;陈伟的书生气很浓厚;夏夏和丹凤都是萌萌哒的女汉子;雨琴做事认真负责;进玮和澎澎是美腻的颜值担当。当然还有16级阔爱的小鲜肉和13,14级的腊肉学长学姐。桂声的伙伴都很善良,很负责,爱桂声,在这里我学到了很多很多,与你们相遇,真的好幸运。
 
  春节临近,有一年过去了,桂声也将长大一岁,希望桂声快快长大。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新闻中心能够采写到更多有价值的新闻稿件。



张雨琴——雨琴是成长最多的那个人吧~从记者到编辑,雨琴一步步奔向自己理想的方向,更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孩子/斜眼笑,加油啦,祝你如愿以偿。

  入桂声两载,从一个“愣头青”小记者到成为桂声编辑,带着小记者们跑新闻,角色的转变仿佛就是从某一个时间节点开始,我之于桂声,一旦开始便没有结束。
  开学初面临着招新,和小伙伴们一起摆摊发宣传单,给新同学们笔试、面试,也想起了自己当年看着满天飞的面试表和宣传标语,不知投入哪个组织的模样。到现在看来,大一加入的那些部门也陆陆续续退得差不多了,唯有的就是还在桂声坚持着,或许用“坚持”太不恰当了,因为我并不觉得辛苦,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怎么会辛苦呢?反倒有别样的一番况味。

  进入桂声第一年,和现在的小记者们一样,每周四晚的“报选题”(有段时间因为邮箱密码忘记一直是让队友报的*-*)、每周五的例会听站长主任苦口婆心(真的很感谢,学到很多)、每周两次的例会(我很喜欢办公室里大家紧张敲键盘的感觉),当然还有跟队友一起写稿子,现在他们也是我一起工作的同事、好搭档。



 
  记得大一时第一个选题是跟丹凤一起做的,她很有看法。她觉得不对的地方不会留在心里,会立刻说出来然后跟你辩驳,因此往往会跟她有一番争论;黄森是一起写超新复赛稿子的时候认识的,感觉就是思路很清晰非常有活力的一个人,现在他是主任,新闻中心的主心骨。还有戴杰,最大的特点就是考虑得十分长远,什么事情都要在脑子里先演练一遍,让我觉得他难道在生活中也在排话剧?!总之统筹全局这种能力还是很佩服的,喜欢搞事情。当然还有萌萌的琦琦,人好负责,最重要还很萌呀;进玮女神范儿,记忆里一起合作的选题和稿子不是很多,但是印象里是一个很优秀美丽的女孩子。陈伟话一直很少,但是从大一到大二一直陪伴在桂声,看到他感觉桂声才是完整的。当然我的加入只能说是巧合,也是命中注定。学新闻专业的我必定会选择一个校媒,为什么是桂声?因为她的气质。理性、青春还有爱。

  忘不了曾经深夜敲击键盘的场景,迷恋至今依旧喜欢。稿子必须当天发出,为了稿子时效性得熬夜写出来。大一时期,经验不足的我也不免有时被编辑们打回来重新写,过程是痛苦而快乐的。等到自己做了编辑,收到小朋友们的稿子一般都很不忍心打回去,毕竟她们都花了心血气力去做(少不了几个偷懒的小记者,这时候就另当别论了嘿嘿)。有时候看到小记者们的一点进步,又不觉十分欣慰。军训期间,小朋友们奔走于各个赛事现场,她们背着电脑,在比赛结束后,找个地方把赛讯及时用电脑打出来传送给编辑。真的为她们点赞,为每一个热衷于新闻、渴望将讯息第一时间发送出去的小记者点赞。这种精神和毅力甚至在老记者身上都渐渐磨平不见,然而新闻,却是在这样的现场、这样的效率下才得以发生。希望每一个记者和编辑都有这样的敏感心。没有热血与期待,做不了好新闻。

  第二年对于我来说,记者与编辑的转变其实没那么明显,在编稿的同时也会跑一点新闻业务。但大多是常规的赛事报道如“超新”等,另外一些是笼统而繁琐的会议议程,作为学生记者而且往往是非专业的记者,对此往往会觉得比较头疼。再有就是这学期多去了几次保卫处,关于偷盗惯犯等等问题,保卫处处长真的,很喜欢聊天。记得有一次,当时小朋友们还不会提问,有的甚至是第一次去采访,我只顾着把事情问清楚,而没有给小记者锻炼的机会,这个下一届小孩们带新人的时候要注意。另外在带小徒弟的时候,我也总结了一些想法。比如说她们在写稿时往往很注意自己的感受,以致于写比赛或者什么其他新闻就很容易写成读后感,编辑应该及时纠正过来,稿子里感情倾向这类问题还是应该尽可能少的出现。还有一些文体语法、格式上的问题,这些编辑们都应该有自己的经验,跟小朋友们如何处好关系等等,其实如果平时编辑们多多交流其实问题也不会很大。由于记者工作比较辛苦,小朋友们也会有怨言(自己当年也会,现在想想,学长学姐们对我太宽容了),但我依然感谢依然坚持在桂声,依然在一线奋战的小记者们,你们真的令人骄傲。

  对于自己,感觉在桂声的重心······怎么说呢?一定是没有大一时多了。除了其他部门的一些事情外,可能大二当了编辑之后就觉得离一线新闻采访更远了些,触碰“土地”更少了,了解真实也更少了。虽然没有柴静对生活血与肉的碰撞,但至少也应该“冲撞”一下自己,人老在一个地方、老用一种方式生活实在无聊了些。

  记者这个职业,确实是让你感受不一样的人生的一门行当;更准确地说,是可以感受各种人生。

  爱桂声,爱你们。华大桂声,一生所爱。
                                                 

戴杰——DJ既是掌控节奏的新闻DJ也是当之无愧的国民师傅,因为雅思的短暂缺席,归来后却也迸发出更大的能量。桂声有你,一生所幸!(hhh我快装不下去了,自己夸自己做贼心虚)

  现在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时间刚刚走过了12的时刻,我也刚改完了年会的稿子,此刻的心情十分复杂。早就说好了要在跨年之际写一篇记者手记来看看过往看看将来,但也许正因为是已经答应好的事情会有任务的即视感,又或许是刚改完稿子内心的阴霾还没散去,再或者是昨天没有午睡有些疲惫,管他呢,现在的我坐在电脑前,让内心的声音流淌到键盘的按键音中。

  其实一直以来觉得挺对不起室友,无论是刚开始的见习记者、记者,乃至如今的编辑,总免不了会有深夜敲键盘的不和谐音符干扰睡眠,但这恰又是我份内之事。正如孙老师挂在嘴边的,“我看重的从来不是职称而是能不能出东西”,我所以为的记者也正应是这样,换言之,记者把辛苦跑出来的新闻交给编辑去审阅修改,我想我没有理由去跟他们说我想先睡一觉,更别说其他的一些理由。是编辑我也更是记者,我清楚地知道记者交稿的心情,更知道发稿内心的激动。
 
  但很遗憾,我不得不说,这件事情我们做得“很”不好。虽然之前也会有吐槽14级学姐们接稿不及时,但到了自己的时刻,也仍有这样的时候出现,或许我们都有这样那样的事情,但我们不妨回过头来看看初心。当初为什么选择这里,现在又为什么还在这里,在这里的时间还想去做些什么。桂声能带给我、我们一些成就感,我想那我们更应该去为他付出多一些。

  也许我性子里就是个“拼命三郎”,每次出现活没人干,自己看不下去总会接;每次出现稿子的质量不行,自己有时间也一定会重改。也正因为此有些新人叫我“国民师傅”吧,但也正以此为代价,我的专业成绩摇摇欲坠,而每次家长问起来,我也只能长叹一口,然后45°仰望起上方的天空。
说真的我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自己还能持续多久,煎熬、挣扎,热爱、哭泣。虽然每次去开例会内心都有些许激动,每次接到不错的稿子都会一阵窃喜,但这样的时刻对我来说或许太少了,正如森哥有一次说到“自己的心用在这里却没拿到成绩的委屈”,似乎也言明我之一二了。我的心或许就像那揠苗的老农,只盼望她们在桂声多进步多收获,但总会忘了她们也是孩子,也需要时间去适应去调整去改变。你看,我就是这么纠结,就是这么可笑。


 
 
  记得去年自己触景生情写过一个《只是校园记者》,后来直接引到了记者手记,刚刚又去看了一遍,感到似乎是昨日自己的论调,而今日“该做的梦还没有做完”。正如我之前所说,我没有“新闻理想”,我只有职责所在。因为是记者所以要跑一个个的第一线,去为了学生权益斗争,虽然结果往往惨败、被请喝茶;去找各种信息的点,也只为了自己的一种坚持;而现在因为是编辑所以要对自己经手的每一篇稿件负责,有时也会很凶地去骂新人,更多的时候也是尽力去帮助他们,虽然有时候会显得事多或者话唠。

  今年十月因为雅思和桂声的一个月暂离也更让我明白了桂声在我心里的地位,“并非无可替代,务必全力以赴”。说到责任和职分,也许我更在意的是老学长老学姐们的评价。既然当初从他们手里接下了这个担子,爬着也要爬到下一次“轮回”,或许这样的说法太过残酷,但有时也恰如我所想。
  成为了别人口中的“扛把子”、“大佬”,但我的局限仍然存在。评论功力需要加强,新闻涉猎不够广泛……这些问题啊也都只有留到2017去解决了,而2017我和桂声的日子又有多少,我无法去想,只得继续思考如今。上半年的我搞出了路灯新闻、若干引领过潮流的评论,下半年却被拖在编辑的泥潭里,身心疲惫且收获不多。很多时候自己想想,也不知道是琐事太繁琐还是自己太懒惰,正如我应付任务时一下午可以读完一本小说,为何又不能逼着自己多去走走看看?
 
  演完年会节目,2016年最后一次代表桂声出战也算是圆满完结了,下台的时候突然很感慨,不是想说“遇见你很幸运”而想问“我们去向哪里”,诚然在一个组织中结识志趣相投的伙伴是件乐事,更感激自己所收获的学到的一切,但当繁华落尽,我们又该何去何从?突然很不舍每一个人,又突然觉得每一个人都并非那么珍重。很多决定一咬牙就能狠心做出,又可能遗恨终老。的确,太多变数了,世界比我想的还要大,风暴的中间或许才是我的栖身之所。

  或许因为休息不够,眼睛又有些发疼了,冷水的感觉依然真实可感,正如那些我伤害别人和别人伤害我的话,一瞬间在心里翻涌,却又在下一个瞬间沉底不见。或许这是一种“疼爱”,因为爱所以疼,又因为知道疼才继续爱。
  
  我爱桂声,桂声又一年。






  最后也感谢各位辛勤付出的老人,甚至老老人,乃至老老老人。
  我无法说学业和桂声是否矛盾,但我从不后悔如今的付出
  因为我明白,唯有全力以赴,才能如愿以偿。
  一代人选择了下一代,始至更迭,这才是校园新闻的精神,这才是桂声新闻的精神。

  且不谈新闻理想,就让我们诗酒趁年华。
  与你们相遇,一生所幸。

  再来一张主任表情包hhhhh

 



[责任编辑:戴杰]
无标题文档
源自华中大学迁西版校报
中国高校传媒联盟会员媒体
教育部第五届全国高校百佳网站